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鏡緣(七)
2010-03-29-Mon  CATEGORY: 文字記憶
「小光,你東西帶全了沒?」看著母親叮囑的模樣,心中不免低嘆一聲,我都幾歲了,別老把我當成長不大的孩子嘛!

「都帶齊,明晚我就會回來,媽媽,您別老這麼擔心,又不是去很遠的地方。」只是去隔壁縣下下指導棋罷了,每次都這麼擔心。

「我……路上小心……」母親一副欲言又止,我知道我太衝動說出傷害她的話。

自從當上職業棋士之後,很少再與母親有深入的交談,總認為自己已經長大,足夠照顧自己,不再是她羽翼下的幼鳥,和母親間的對話,也僅剩淡薄的問候語,母親濃厚的失望,只顯示出我的無情與無奈……

「媽媽,保重身體,別累壞自己,我會自己照顧自己的。」自己何嘗不想再回到小時候,依偎在媽媽懷裡,但心中那股催促自己不斷前進的聲音,是沒辦法停下來的……

人越是長大越不想與親人分享私密的心事,總認為自己的事自己解決,與親人反而日漸疏離……「家」殘餘的只是一個居住的地方,連避風港也談不上……

母親的懷抱、母親的關愛、母親的付出,好似永遠只能默默存在背後無見光之日……

心中的煩悶、工作的疲累、人際的相處,不願傾吐,自以為體貼,其實是最傷人的利器……



他為什麼要那麼對我?故意的嗎?

雙唇接觸的一刻,我腦子一片空白,那就是所謂的吻嗎?

是抱持什麼樣態度吻我?一時興起?

他的長相與我這麼相似,性情為何差距如此遙遠?

他曾被人傷害過嗎?不然,他的言語為何總是帶刺?

眼神的冷漠、語氣的輕佻,是他防備的保護色嗎?

不喜歡他像帶刺的玫瑰,想要撫平他眉間的冷酷;

不喜歡他總是冷眼看世界,想要溫暖他寒冷的心。

世界並不是都是醜惡的啊!他怎麼那麼執著?

是否因為彵久待冷冰冰鏡子裡的緣故?抑或那真是他的真性情?

世間的溫情,他視若無睹?世間的可愛,他以為假相?

不曾想過要改變誰,可看他如此,我只有滿滿的不捨……

若能一點一滴的融化他的雪,我希望傾注自己所有的火焰來燃燒他……

也許是飛蛾撲火……

也許是粉身碎骨……

我亦無怨……
引用1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
引用 2012-11-14-Wed 03:00
管理員許可後即可顯示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