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出走
2009-08-23-Sun  CATEGORY: 文字記憶
  一個牧羊人在遼闊的荒原上低首跟著羊群行走著。忽然一頭顛狂奔馳的大野狼向他迫近而來,他死命的跑著行經一口古井之時,一條垂吊井緣的綠藤頓成他存活的繩梯。正當牧羊人欲攀上藤蔓,一個蜂巢滴落熱蜜汁之時,井中吐出了惡意的蛇信,井底且傳來黑白二鼠齒啃蔓藤的細碎聲響。這種被時間擠迫追趕至存在深淵的古井中,攀爬在生命綠藤上貪欲蜜汁而受著死神使者毒蛇與鼠輩的威脅,正是人存存荒謬窘迫殘酷的風景。感受了身處風景中難以承受的苦澀,有人決意走出步往輪迴之外的無垠,有人則從一口井自我流放到另一口井。

  欲望出走,我要出走,我在心裡叫囂著,在身不由己的時代,想要奮起效法荷馬的奧德賽、但丁神曲的攸里西斯以迄浮士德、唐吉軻德,他們漂泊不羈的流浪,不僅只是冒險之旅,他們的出走是人類無止盡的精神探索與善美靈魂心智的覓求。在逐漸被現實擠壓的心,就快要一分為二,一面高吟聖歌,一面卻不斷催促醜化自己。乖張行徑想要反抗市儈鄉愿,殊不知自己只是一棵小草,不是蒲公英啊!又能去那?自以為的知性未獲滿足,自己靈魂還想安逸,這才發現越走越遠,或許「出走」會有新的發現,只能如此安撫自己平靜的心。

  在走出背影的空盡頭中,一段由現實出走到記憶之洋的旅程便淡入揭開了一個時代的真相。時代的真相?在黃昏的馬路上,忽然感到無可抗拒的力量,「在這個充滿噪音和焦躁、污垢和淫亂、輕薄又精力充沛的,像舔白鐵罐子那麼掃興的味道,嗆嗓子的、平淡的巨大城市,在什麼地方會有這種令人感到奇妙的晴朗和輕鬆?再三用小指頭撩撥他、引誘他?」對身處環境的欲嘔,對人際關係的倦怠,對工作的不耐,對自己的厭棄...出走的欲望一個疊上一個,不停地逼自己走上絕路。「這絕非是一個沒有感覺的年代,但我驚訝於自己對它的麻木。」我能走到揚昇的境界嗎?還是只能在世俗裡打滾,周圍的人來來去去,沒有人肯停下來看我一眼,茫茫然看著空無一物在手的自己,「這樣還能逃到那裡?身後世界的惡信念能一筆勾銷嗎?」對,就是逃,無力感湧上,噎在喉頭啊!就快要斷氣了,那樣是不是可以放掉所有的一切?

  當往昔的神像毀壞成懷舊的殘磚片瓦,歲月離去留下的可是斑彩累累的蛇褪蟬蛻?是否可以成為一隻動人的蝴蝶?沒人敢給答案,可能,答案自己早在出走前已明瞭,可仍不死心的放手一搏,最後弄得偒痕累累、頭破血流。痴痴笑地露出牙齒,感覺自己像個白痴。這還不是被社會給控制嗎?大染缸一旦進入,沒有人可以全身而退!自己不是神仙,也不是聖人,只能繼續在滾滾紅塵中當個默默無名的小兵!遠方只是一叢叢灰色不知名的記憶冬林,中景已隱約可見是夏季裡火青的大榕,前景則是修剪成一個個圓錐體的扁柏。分貝甚微的耳語像午時無風蝗蟲過境後的謐寂,阻隔人與人間記憶的互遞。

  原來自己早被遺棄,連出走的動力,都被一掌粉碎!沒有人再留意,消逝原來如此容易,自己的處心積慮,變成一個大笑話,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您的寬容救贖不了我,聖母瑪麗亞的淚水洗滌不了我,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被自己推開,自始至終,我只是在迷宮裡打轉……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