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得到失去
2009-12-06-Sun  CATEGORY: 文字記憶
從你手中得到
隨著你的離去而失去
從失去中得到



你不在。

天氣陰,沒有太陽,我的心也沒有太陽。

懷有一種感觸,冷冷的,一切彷彿冰川流過我的思念河道,看著日子的背影,我始終沒有開口,也無法開口,開口之後得到的還是空盪的明天。

明天,它永遠不懂得體貼。

朋友甲問:「你現在是不是很忙?」
我說:「是。」
朋友又問:「為什麼說是忙,感覺上卻好像很悠閒?」
我說:「是。」
朋友再問:「既然如此究竟忙了什麼?」
我說:「忙。」

月份的眼睛緩緩飄過,我說,我這個人似乎最厲害的就是給人感覺悠閒,實際上手邊卻有一堆事情做,這種功夫可不是隨便就辦得到的。

朋友訕笑:「忙與不忙都是你自己在說,何時有空一起吃個午餐比較實際。還是以前的你比較可愛,還會為了食物與我爭執。」

我婉拒了。

人都是會長大的,童年所做的事,青少年所做的事,到今天都該有些不同。

一頓午餐,我的心靈還是不在。

他搖搖頭道:「你這傢伙腦中眼前只剩下工作的滋味,哪裡還有時間空出來給我?」
我也搖搖頭:「你這傢伙也只想到你自己,怎麼不想想我還有多少時間?」

把時間給每件工作,讓自己全身投入,彷彿你還在我身邊,一個一個工作擠壓著我的生活,好似一回頭就可以看到你那溫柔的笑容,伴著你那一頭飄逸的長髮……

其實你已經離我好遠好遠……遠到我伸出手怎麼也抓不到……

從你手中接過所謂的傳承,當時不明白,現今明白那就是一個最甜蜜的負荷。是你唯一留給我的。

記憶淡去,但得到這一份工作卻怎麼也抹煞不去,如影隨形。

相思不再,可是失去你的這份感覺,依舊不滅。

一個人獨自走近黄昏的日子我已經受夠了,沒有你陪伴的時光,總是過得那樣緩慢,緩慢到我感受不出來你的離去到底過了多久,自己一個人消磨的時光已經超出我所承載的極限。



夢見我們在溫暖的房間裡生活,清冽的水自屋頂上坍開的缺口流洩而下,夾著陽光散落了進來。

我夢見我們這樣生活好久。直到有入侵者,從上頭的窗戶窺視我們。窗戶之外,是新的世界。

醒來時你已不在。
也許你一開始就不在。
我們的國已經消失。

我覺得胸口一股悲涼,可是沒有哭泣,好像純粹不過是一場夢而已。

我找不到我所知道的你,那幾個簡單的色彩,在我的記憶裡,陽光在你身上折射出一種淡淡橘黃,那些顏色太古老又神聖,我看遍所有人物,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再能給我這樣的顏色。

如果你還記得。

如果你還記得,你一定知道我們的國,多麼小。只能容納我們,就兩個人。無法更多或更少。

從前是很多的,那時候我們看不到,自以為可以有永遠,可以想像從前從前,有著無可想像的人潮,在古老的年代,在遙遠的未來,你和我會一直走下去。當我們閉起眼,有輕風飄過拉扯我們的髮線,那些你訴說記憶中的過去,飄渺得隨風而逝。

你還會記得我嗎?我還記得你的身體,清清楚楚,你的頭髮被風輕易拂起,深邃的眼眸中是我不願深究的,透明的,有著夢幻的色彩。

我不想只是得到你給的,我不想失去,為什麼兩者不能兼備呢?

生與死是最一體兩面的事,死與生都會有人記得。但我們的國,無人知曉何時而生,何時即逝。
我們就如此生活,說結束又不至於,因為還有你,以及我。

我常常想念你,以及我們的國,國的顏色那麼古老鮮明,在我靈魂裡那麼深的地方,我流下淚,想念那道清水泉,跟只有在我們的國才顯得光明無比的陽光。

失去你,我強迫自己得到成長。

親情、愛情、友情,處處情感的環抱,心煩的時候都覺得那樣的擁有,竟是某種難懂的負荷,當你離開後,負荷竟然變成無所適從的悔恨。

沒有好好的珍惜,逝去離開的軀殼,靈魂好像會回來追索我所積欠的債。

可,你還會回來嗎?為什麼不回來追索我所欠你的債?

或許,成長就是會孤單的吧!

直到我深眠入夢,夢裡有一扇窗,看下去,是我們的國,你漂浮在清泉下的水泊中,有葉子纏在你紫色的髮線上,我開心地一躍而下,順著陽光,回到我古老而溫暖,國的懷抱。
引用0 留言1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蔚藍 | URL | 2009-12-09-Wed 14:34 [編輯]
(抱抱)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