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縈繞(八)
2009-11-29-Sun  CATEGORY: 文字記憶
八 選擇 by 司子







“夏哥哥,我不想恨你的——”



平靜地看著他的眼睛,伸手打開他的手,站直了身子,我說。這一掌後,我們之間從此不再有所牽連了,他所欠我的,我所欠他的,就此兌清。



還有,亮哥哥,其實我也不想恨你的,其實我只是想做一個天真的任性的小弟弟而已,你們應該知道我不想長大的啊。可是,爲何,你們都要逼我呢?算了,畢竟,你們是我的血肉至親——



我的幸福嗎?



我的幸福是光?他的語氣裏是這樣的意思吧。我冷笑著,轉身離開。不要說笑了,在這個世上,沒有誰一定會是誰的幸福,所謂的幸福,是要靠自己的,而我,開始懂了光的心情。所以,你們都錯了,錯在太自以爲是。



姬光,姬族之長,他比你我任何一個人都來得成熟,也更懂得分寸,果然,軒轅一族的族長由他來選定是最適合不過的了。



不知道,他是怎樣長大的呢?像我還是像夏哥哥抑或亮哥哥——我們都還單純呐。想到了這一點,心口微微發痛,也許,我是最幸福的人吧。那樣的任性妄爲,居然也——



不是所有的淚水都代表著悲傷,只是,我不懂,今夜之淚到底是爲誰而流,我明明是不難過的啊,明明是沒有悲傷的啊,爲何,軒轅義高,你會落淚呢?



指尖慢慢地掠過淚濕後的眼睛,夜風吹拂,帶著一絲的冰冷,也帶著一絲的寒意。站在庭院的中央,仰頭,望著澄淨的夜空,漆黑一片,不見一點的星子,就這樣靜靜地,在風中我佇立了半宵。



然後,是一片風平浪靜的日子。夏哥哥要養傷,所以整日躺在瑞夏閣中,而亮哥哥則是不知何故一直在曉亮閣裏看書——伊角是這樣告訴我的。養傷與看書嗎?我勾起一抹微笑,在綿紙上輕輕勾勒最後一筆,拈起兩邊,讓風吹過。恐怕不僅僅是如此吧,親愛的哥哥們?



不過,事情已經到了此等地步,我們就大家心照不宣了,小弟我雖不才,但是這跑腿的小事嘛還是難不倒的。



就讓我來結束一切吧。



月上中天,秋涼之際,的確是適合夜下會佳人啊。抱起綠猗台,拿著方才完筆之畫,帶著愉悅的心情,我首次安分地從縈光居的大門跨進。



“好久不見了,光。”倚在院中涼亭把玩著梔子花的光擡頭看了我一眼,含笑點頭,當作是打了個招呼。目光停在他衣袖遮不住的地方——白皙的皓腕上是一層薄薄的紗帶,輕歎。一旁隨侍的明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聳肩,回了個大鬼臉,頓時氣煞了一張俏臉。



“明明,你先下去吧。”看著我們之間的孩子氣行爲,光似乎有點的無可奈何。



“你來了。”



“嗯。”點頭,把綠猗台及畫紙放置石桌上,隨之坐下,“十日後便是中秋佳節,不知光是留在此地陪我共度良宵抑或是打算起程呢?”我裝作不經意地對著他調戲,他一眼瞪過來。有進步哦,懂得適當地表達不滿了啊,我笑。



夜風中傳來他低低地輕歎,“你何必呢?”我心下一顫,是啊,何必再對他作此試探了,這事已經成了定局,不論是他,是我,還是我的兩位兄長,都已經彼此的心知肚明。



“爲我彈奏一曲可好?”指著桌上的綠猗台,我笑著請求。他淡淡一笑,素手往琴上一撥,微撚挑幾下,頷首,清越幽雅之音便若有輕無般緩緩傾瀉而出,一聲聲,悠長而曲折,錚然瀰漫於這小小的庭院中。



藉著那悠揚的琴聲,把我的一切都做個了斷,包括對感情的了斷。愛也罷,恨也罷,就讓往事如煙散去吧。



“亮哥哥敗在了太執著,而我卻因無心,所以——十五那日,你應把白龍交至夏哥哥的手上了吧。”在悠悠的琴韻中,我懶懶地開口,光專注於琴上,不知是真沒聽到還是——我走至他身旁,躺下,仰望著他眼底的縷縷熒光。



“我還是太過於私心呢,把家族交自夏哥哥手上會比落入亮哥哥的手上較舒服些。他有智有志,所以我也心服。”歎口氣,我忍著心中的苦澀。雖然很清楚那非是亮哥哥的錯,但是於他,心裡始終是存有一份的疙瘩,畢竟,我的母親是因爲他的父親而死。所以在第一次與光獨處的時候便借詞推敲出光的意願。



太執著之人會失去了最初的目的,亮哥哥,你現在可明白了?軒轅一族,不是你的包袱,前任族長是你的父親,這是你最大的幸運也是最大的悲哀之處。



眸光不經意的轉向庭院的門口處,掩下一抹得意的笑容。



這首《幽蘭》不知你們聽了作何是想呢?可明白光的心呢?而也應該懂得下一步該如何做了吧,我擡頭,看著光的眼裏閃過一絲的淘氣,呵呵——原來我們想的竟是同一件事呐,心情當下十分的愉悅。



一曲終了,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坐了半日畫畫,然後又來此聽了半夜的琴聲,有點的腰酸背痛了,稍微活動一下,回頭笑道,“時間不早了,明天還要早起爲母親上香哩,我就此告辭了。十五那日,我在祠堂等你。”



“我知道了,恕不遠送。”光點頭,眸光裏似乎藏著一絲什麽。



“對了。”抱起綠猗台,我指著桌上的畫紙,淡笑道,“明日是家母的忌日,我姐姐那邊就麻煩你照料了,而這畫——有勞你送到聖女手上吧。”聖女二字,以後還是得習慣說出口才是,畢竟我不能再任性了。



“或許,從未看清的那個人是我吧。”光一怔,唇際泛起一抹淡然優雅的笑容,打開畫紙,看著上頭那絕色之容,似笑非笑地看著我。“你若非無心,恐怕我也——”



“光,你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看著我,不必急在一時吧。”含笑靜靜地走向前,伸手捋起一抹他的黑髮,放置嘴邊,印下一吻。一如當初我對他的行爲,只是此時此刻,我們都不復那時的心情。



有些事,其實不必說出口我也知曉的,但是,心裏依舊覺得難以接受罷了,譬如,我的母親是因爲誰而死,我的姐姐是因爲何故而送至禁地。人生本來就是那麼的無奈。所以,我不想恨任何人,而且也不應該去恨任何人。



光,你應懂我的,因爲,在某種地方我們是那麼的相似,而且,你也應該知曉我這樣做的意圖。



“你說的是。”光淡淡的一笑,我點頭。果然是光啊,我的心你總算是明瞭,那我也決不會辜負你的心。



站直了身,輕輕退出這一方的寧靜天地,轉身,望著靜佇門口的兩道身影,含笑,走了過去——

<全文完>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