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縈繞(六)
2009-11-21-Sat  CATEGORY: 文字記憶
六 軒轅亮與姬光 by 佑希






暮色漸暗,離開瑞夏閣,我並沒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別院。今夜的月色是如此冷艷,我步代輕盈地往縈光居前進。



光,你喚我到你的居所,是想念我嗎? 打開手中的紙扇,輕輕搖曳。心情,是何等的暢快!



夏果然不是泛泛之輩,不受到我的計劃影響,竟然能在短時間裡預備晚宴的酒菜,還有那客“燈影牛肉”,看來也是他的刻意安排吧!哼,也好,省卻了對付義高的氣力。



在那短短的路途中,我不斷思考著,盤旋轉著接下來的安排。



“明明恭迎亮少爺,有請~”明明早已站在縈光居的庭門,不遠處看見我的身影,躬身行禮。

“有勞明明姑娘。”



跟隨明明的腳步,我的心開始有一種難以按耐的興奮。今夜能得光的邀請,我早就知道是為了什麼…應該是為了選出下任族長而會面吧。



然後走到門外,我聽到了義高的聲音,為什麼義高會在這裡!?咬緊牙關,心中有一種納悶的感覺……究竟是純粹的不滿義高,還是失望自己並不是光的特別對象?



“天生自自在在,命裡消消遙遙,獨行一生一世。”我跨過門檻,對上了義高剛剛出題的上聯,看著他不滿又焦急的神情,向來欺負他也增添了我不少的生活樂趣。



哼,說義高是小子真是小子!義高啊,只是用手指頭輕拭著光的嘴唇就是一澤芳香嗎?看我今夜怎樣好好的與姬光相聚吧。



“義高──”這個任性的小子什麼事也放在臉上,連光對他的呼喚也不管,如果軒轅家落在他的手上,百年基業看來也會搖搖欲墜。



“舍弟向來任性無禮,是亮管教無方,還望光能見諒。”我走到光的面前,拱手向光行禮與致歉。

“不,算吧……明明,你先行離開。”光頷首望向明明,示意她離開。



臥房的燭光不暗不明,房間裡只有我和光二人,望著光那張清秀分明的五官,倔強中帶著清雅脫俗的氣質,我目不轉晴地看著他,禁不住看得著迷。



“亮少爺,你看夠了麼?”光不客氣的呡著嘴,冷冷地道。

“不夠,看著光,要我看一生也看不夠的。”儘管是厚顏無恥還是輕薄佳人也好,此刻,我只想這個佳人為我一笑罷了。





“光不明白,我想亮少爺知道光是何等身份吧。”光打算推開我的懷抱,但卻換來的,是更親密的貼近。

“知道,是軒轅家的徽章守護者,也是姬族的族長。”我抱緊著光,把玩著那頭柔順的長髮。



“光的意思是………”

“你是說亮與你也同為男兒身嗎?”我接上了光剛才帶著遲疑的說話。



“嗯。”輕輕點頭,是如此的百媚盡生啊!

“那又怎樣,喜歡就是喜歡啊。”光並不是等閒之輩,我知道他一定不會就這樣輕易有所動搖。



就在我嗅著他肩頸間的芳香時,耳邊亦隨之而響起了咯咯的笑聲。



“亮少爺,你真是厚顏無恥。”光輕輕而笑,笑臉的背後,卻隱隱中流露著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

“為了光,怎樣厚顏無恥我也做得出的。”繞上他的腰間,將他緊緊的拉近自己的懷裡。



“軒轅家與光,不知亮少爺有何選擇?”

這……這是在考驗我的題目嗎?還是另有用心?從光的身上,除了他的芳香外,我絲亳也嗅不出情愫。



那麼,為什麼光會這樣說?是喜歡我嗎?原來要得到軒轅家和姬光,是如此簡單的……



“亮少爺,光聽候你的答覆。”光以乎是催促著我的回答,我用一貫的平淡語氣回應他,然後……

在光的眉心上,輕輕的親了一吻。



“光與軒轅家是不可分割的,選光就是選了家族,選了家族亦是選了光。”姬族族長,不知你對於吾之回答可有異議麼?



“亮少爺還不明白嗎?”光嫣然一笑,毫不介意我剛才越軌的行為,見他清了嗓子,嘆了一口氣,“軒轅家是你的家族,並不是你的包袱。”



被光一說,我甩開了抓緊他的手,用力推開他,“笑話!我軒轅亮的出生就是為了家族,亮某並不明白光之所言。”



現在的姬光,笑容依然是高雅脫俗,但不同之前的情感……因為這刻,我竟然覺得他的笑容是令我的心會如此隱隱作痛的。



“難道要像義高對家族不存半分責任感才能等到你?還是要像夏這種小人陷同胞於不義才能得到家族的權力?”我並不是口出狂言,四書五經之禮儀我從不忘記……只是不忿,我不忿為什麼光會覺得我視家族為包袱,他對著我永遠笑得出塵脫俗,對於義高和夏,他卻是笑得如此自然逍遙。



“亮少爺,義高少爺是否對家族沒有責任,我想你比任何人更清楚吧,當年義高的姐姐,你的胞姊,為什麼會成為兩族的聖女,我想,沒有人比亮少爺知道得更多吧。”



現在我只有啞忍與沉默,姬光連奈瀨的事情也知道,我以為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和聖女外,不會有人知道的,想不到光他……這是我計劃以外的突發。



“至於夏少爺是否小人,我並不知道,但光可以回應的,從剛才的言行舉止來看,光看不出亮少爺那裡是正人君子呢。”光故意輕挑的說,然後他伸手用衣袖的絲絹略過我的臉頰,留下陣陣餘香,“亮少爺,‘冰魄’是光的愛飾,不知你可曾記得此事?”



“剛才是亮某的無禮。”我雙手拱起,微微躬身,“至於‘冰魄’,說來話長,我一直也妥善保存在腰間的,但是晚宴後,我發現……”



“發現在庭園的一角,亮你還真不小心。”這把熟悉的聲音,是軒轅夏!為什麼他會跑來這裡?



“是夏哥哥,謝謝幫忙尋回手鐲。”哼,想不到夏會突然出現,剛才光的一著我已經失算了,這刻又殺出夏這個程咬金出來。



“夏哥哥,我看光要休息了,我們也不便阻礙他。”既然你的出現要我打道回府,我寧願選擇與你兩敗俱傷也不會讓你得到光,得到家族……



“亮,你……”看見夏一臉茫然,我笑得更為燦爛。



“那麼亮先行告退,晚安了,夏哥哥。”離開臥房的瞬間,我回首望了光一眼,“光,晚安。”



光啊……今夜的三師會面,你對我的表現可滿意嗎?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