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縈繞(四)
2009-11-16-Mon  CATEGORY: 文字記憶
四 設局 by me



蕭瑟的深夜,撫弄著紋絲不動的蒼穹。被風低低壓下枝頭的繁重,本該是早已殘敗凋零的櫻花,卻不乏有爭強好勝流連故居的,在深穹中隱現著淡粉色的熒爍。無心插柳,恰如其分的勻和了夜幕,足以令人窒息的壓抑,輕輕的嵌綴著濃稠的黑暗。



順延彎曲的道路,花香撲鼻,折轉過幾個彎曲的欄杆,幾十株垂楊,高高的枝條輕拂著紅色的屋沿。深苑微風吹動,榆樹枝葉飄飄自落,令人賞心悅目。



素白的牙床,在帷幔中若隱若現,旁邊安置著玲瓏的小型木桌,正中放著一盞略為昏暗的油燈。精緻的古銅色香爐點綴其旁,旋轉著縈繞而上的檀香,在氤氳的燈火中,平添了屋內一份朦朧。



右手撫弄著‘冰魄’,果然百聞不如一見,跟光的氣質果然相襯,“亮啊~你以為我會誤認是光親自交予你的嗎?”當我傻子嗎?光要是那麼輕易主動將他身上的物品交予你,我又怎會如此傾心於光?



“少爺,您要我準備的東西,已經一切就緒了。”安太善的效率真高,果然事情交給他去辦,最令我放心。



“下去歇息吧!就看明天大夥的表現了!”這個局我們都在其中,看誰的花樣最出眾,可以取得光的好感。







金風送爽,雲淡天高,風裡帶著泥土的氣息,雜混著青草味兒,還有百花的香,都在微微潤濕的空氣裡醞釀。鳥兒將巢築在繁花嫩葉之中,呼朋引伴地賣弄清脆的喉嚨,唱出宛轉的曲子。



“這點心還合各位的口味吧!”



“夏,你是打算考我們點心嗎?”亮一挑眉,拿起一塊愛窩窩,“狀似大元宵,先將江米蒸熟,揉成圓團,再把由白糖、芝麻、山楂、豆沙等作成的餡包在裏面,外皮上再滾些幹熟米粉即成。”



“想不到亮也對食物小有研究呢!”亮果然是不容我小覷的對手。



“不敢當。”亮狀似謙虛地拱手回禮。



“豌豆黃,將豌豆煮爛、去皮,加小棗成糊狀,點以石膏,結成塊。”看著義高隨意拿起拼盤裡的食物,未食即點出名稱及做法,我看這次真的是很棘手啊!



光清亮的聲音響起,“京城的風味小吃歷史悠久、品種繁多、用料講究、製作精細,堪稱有口皆碑。清代《都門竹枝詞》云:「三大錢兒賣好花,切糕鬼腿鬧喳喳,清晨一碗甜漿粥,才吃茶湯又麵茶;涼果炸糕甜耳朵,吊爐燒餅愛窩窩,叉子火燒剛賣得,又聽硬面叫餑餑;燒麥餛飩列滿盤,新添掛粉好湯圓……」想不到夏少爺居然能在短時間內準備這麼多樣小吃。”



“這可是為了今天的盛會所準備,怎可怠慢各位呢?”要不是為了這些點心,我早早就邀大家過來了,何必等到亮與光碰面。



“夏哥哥,你該不會只是為了叫我們來品嚐這些食物而已吧!”看著他們三位一臉不認同的表情,難道我的信譽就這麼差?當然不會這麼輕而易舉,這只不過是開胃菜而已。



“今日特地請你們過來,就是為了好好下盤棋,我們兄弟幾人已經好一陣子不曾好好廝殺一番,而我素聞,光是圍棋好手,想見識見識。”



“正好,我來這裡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跟你們對奕。”原來光早就知道我們兄弟幾人愛棋成痴。



“不過,我要行的可不是一般的棋,不但要比棋,還要賦詩。即景聯句,誰先下棋誰先聯,然後留下一句給對方。”



“有趣,夏這個主意想得好啊!”看見亮滿臉笑意,我就知道他一定會同意,這下子不只是看棋還得看一個人的應變能力,這麼難得探刺對方的舉動,他又怎會推辭。“限韻嗎?格調呢?又由誰先行?”



“光是客人,就由光決定吧!”義高像是怕我決定似的,搶在我前頭說話。



“七言格律,韻就由黑子限吧!由我和提出此議的夏少爺先行吧!”光挑著眉,對我下出了戰帖。



由光猜得黑子先行,即落下一子“四月南風大麥黃,棗花未落桐葉長。青山朝別暮還見,嘶馬出門思舊鄉。”

我未經思索,立即應了一子在星位“陳侯立身何坦蕩,虯鬚虎眉仍大顙。腹中貯書一萬卷,不肯低頭在草莽。”



光也不甘示弱,回了一子在右上方“東門沽酒飲我曹,心輕萬事皆鴻毛。醉臥不知白日暮,有時空望孤雲高。”



我與光二人你來我往,在棋盤上展開較量,到了中盤,我漸漸察覺到光果然不是等閒之輩,不但害得我四處受敵,要吃他幾子,又被占了外勢,不吃他的子,自己又活不了,下法看似輕靈,實際上卻是暗藏危機,要是我一不小心就會弄個全軍覆沒。這下棋居然比賦詩更加困難,想想我也真是自做孽。



抬頭看見光一臉聚精會神的認真模樣,亮和義高一副巴不得馬上輪到他們的表情,好久沒這麼悠閒,要是我們能夠拋開一切,每天就在這裡下棋、吟詩作樂,這也是個美事,只可惜事事難料,沒想到居然選擇族長的方式,竟要我們做廝殺來決定,這定規矩的人還真不是一般討厭。



在左下方放下一子,“長河浪頭連天黑,津口停舟渡不得。鄭國遊人未及家,洛陽行子空歎息。”都怪我一時大意,只記得看美人,忽略了剛才光的那一手。



“聞道故林相識多,罷官昨日今如何。”光放下最後一子,詞也正好終了。



“我認輸了,光果然厲害。”終局竟讓光略勝我半目。



“夏少爺承讓了。”看著光滿臉笑意,忽然覺得,我輸了這局,也不是件壞事。



伴隨著光侍女明明的琴瑟之音,日高隨曲而唱和,四個人輪流對局,有輸有贏,一晃眼就花去一個上午的時間。







日煥端上最後一道菜,“少爺,酒菜已備妥,您們就歇會吧!”



七碟小菜,一壼清酒,四人分主賓而坐,光就坐在我和亮的正中間,“今天真是有趣極了,好久沒下棋下得如此痛快,夏少爺今天設宴真是巧妙!”想不到光也會稱讚我,被光肯定的感覺果然和父母的稱讚相差十萬八千里。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