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縈繞(三)
2009-11-15-Sun  CATEGORY: 文字記憶
三 自我 by 佑希



軒轅府內起了變化,一切由姬光的出現開始。



自光入府以來,我並沒有私下真正的與他接觸與來往。偶然在府上碰面時,也只是簡單的眼神交流,沒有聊上半句問語。



經過這幾天從旁觀察,看著光的一舉一動……一切也準備就緒,看來是交會的時刻。





清晨,雞鳴時分。



梳洗完畢後,往常這個時辰,我應該在曉亮閣的庭院前,品嚐碧螺春的幽香,感受微風輕撫的自然愜意。然,此時此刻,我卻是徘徊於縈光居的大庭門前。



“亮少爺,早安。”一把清脆悅耳,仿如夜鶯歌聲的聲線在我耳際旁回響。

“光,早安。習慣這裡的生活嗎?”我微微躬身,神閒自若的走到他的身旁。

“有勞亮少爺操心了。”眨著眼睛,轉身入屋。“倘若亮少爺不介意,與光一同茗茶吧。”



“能得到光的邀請,亮恭敬不如從命。”跟著你的步伐,進入縈光居。

“不要誤會,我只是不想在大清早,看見有人在我的庭園前不斷來回繞圈卻步罷了。”



自從首次在大廳的會面後,也沒有與你再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夏邀約你到池塘一聚,那傢伙是堂兄弟中最按捺不住的,早已是我預算之內。但是昨夜市河的匯報,卻是令我最意料不到…

除了夏的行動,原來義高也帶了光去我族的禁地,看來,不能夠只作佈署或是紙上談兵。



望著那透徹的眼眸,輪廓分明的清秀五官,禁不住全副心神也投在他的身上,看來光早已習慣別人的放肆。當對上了他的雙眸後,我看到了更尊貴的氣魄。



“有請。”虛晃纖細的手,用似笑不笑的表情回應我的放肆。



步入庭院,坐於涼亭。柳樹輕輕搖曳,微風送來淡薄的花香。此情此景能得茗茶與佳人作伴,我的嘴唇長久也合攏不下來。



“亮少爺,這道茶還喫得下嗎?”喫著紫砂杯裡的茗茶,我抬起頭,撇見光那雙炯烔有神的眼睛裡,似乎在等待答案。

“色澤金黃光亮,香氣高而清純,如此上品之君山銀針,何來喫不下之理。”放下茶具,自信滿滿說。



然後喝下一杯清水,消除口中茗茶的甘甜,準備品嚐第二道茗茶。



“這茶是……”我挑起眉宇間,用心品嚐。

“不知道亮少爺能否喫出是什麼名堂?”光挺直身子,靠著涼亭的石柱欄,俊目斜眄,嗓音帶著懾人的氣勢。



姬光,守護白龍的徽章。看來他真是不簡單的人物,其氣勢也足以令人退避三舍,但是那如此艷美的俊臉,可想到膝下絕對是絡繹不絕。



不可以分心,現在必須專注,區區一道茶難不到我軒轅亮!光的凝視讓我不禁在胡思亂想。



“祁紅,祁紅獨樹一幟,百年不衰,茶中之英雄。”放下茶杯,我走到光的身旁,傾身,俯首細語。



光抽了口氣,艷色的朱紅菱唇百媚盡生,令人神魂顛倒。“想不到蕃國皇室貴族的茗茶,亮少爺也能辨識一二。”



“能得到光的讚賞,實屬亮的榮幸。”我忍不住埋首在光的肩頸間,一澤芳香。



“亮少爺,請自重!”光困窘的吼叫,一掌順勢由腰間側推出,出掌後很快便回復那張冷靜絕美的俊顏。“聞說軒轅家的二公子是一個風度翩翩,溫文儒雅的才子,剛才的所作所為,果真聞名不如見面。”



“這是坊間冠冕的虛名,亮實在不敢當,不敢當。”我接下了光突如其來的一掌,抓住他的手腕,及時煞住了凌厲的掌式,不過其衝擊力也讓我退卻幾步。



然後,我的手裡多了一隻銀白色手鐲;而光的手腕卻少了一隻銀白手鐲。



把玩著手裡的鐲子,冷艷的銀白,鳳凰的雕刻,手工細緻得令人嘖嘖稱奇。



“銀白鳳凰,栩栩如生,輕如燕,硬如盾,是為‘冰魄’也。”我並沒有物歸原主,把手鐲收進腰間的暗袋。



“看來亮少爺對銀器也有一番研究。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前任族長軒轅行洋的管教也很全面。”拂著長白的袖子,光坐回石椅上,眺望庭院及荷花池的景致,但卻沒有看我一眼。



“這是家父對亮的教誨。”

瞬間,我以為剛才的無禮及不問自取會令光有所反應。但想不到他一點也不在乎,心頭湧上了一種被忽視的感覺。



“姬族的琴藝高超,早已百里聞名。光的琴瑟,想必比亮更想上一層。倘若有生之年能傾聽絕美音色,亮此生也不枉過。”瞄見置放於石桌旁邊的弦紋古爭,我嘗試從身旁的事物著手,親近眼前這位徽章守護者。



“亮少爺言重了。”語調平朗,彷彿早就習慣別人的難纏,“時候不早,亮少爺定有重要事情處理,光也不便阻撓。”看著他倩笑輕揚的下了逐客令,不知不覺間,我只能順從其意離開縈光居。





返回宅院的途中,我憶著光的一切。他那冷艷的姿色,摸不透的性格與聰敏……要繼承這個家族,我必須借助光的能力。然後,要每個人輔助的是軒轅亮,並不是輔助前任族長的親兒。



不管家族還是光,我絕對不會讓他們落入任何人的手裡……



回到曉亮閣,踏入別院不久,市河氣喘吁吁的跑過來。“少、少爺,你終於回來了。”



“有要事嗎?看你這個樣子,慢慢說吧”看見市河氣急敗壞的青臉,不知道她又在那裡聽到什麼的。

“不能慢,是很重要的事。”市河仍然氣喘不停,“方才秀英送來請柬,夏少爺會在瑞夏閣設宴款待姬族族長,邀請亮少爺及義高少爺一同出席。”



“是嗎?只是這個原因令你氣喘如牛?”

“亮少爺……”市河不死心,還想繼續說下去。

“不便多言了。”我制止了市河的傻勁,“市河,通知緒方到書房找我。”



我壓根兒也沒有想到高會走這一著,我立刻走進書房,準備了文房四寶,在宣紙上剛勁揮筆。



“亮少爺。”沉厚的聲音步步迫緊,然後走到我的身旁,替我磨著墨硯。

“緒方,我想你替我辦一件事。”摺疊好信函,然後交到緒方的手裡。“替我送這封函件到瑞夏閣,要親自交到夏的手裡。”



“緒方必定親自呈交到夏少爺的手上。”

“還有這個……”我從腰帶暗袋取出冰魄手鐲,“緒方,連同這隻手鐲交給夏。”



夏,當你看見我的信函和光的手鐲時,你這張臉皮下會有什麼反應?



“這……亮少爺,這隻手鐲,難不成……”緒方一臉錯愕。

“對,這隻手鐲是姬光的。”看來我的回答並不能解開緒方心中的疑惑,“走吧,快點辦妥後回來。”



看著緒方離開自宅的背影,我不禁泛起一抺笑意。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