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縈繞(二)
2009-11-12-Thu  CATEGORY: 文字記憶
二 疑惑 by 司子





第一次看到姬光的時候是在門口的石獅子旁,怎麽說好呢,有一種人,即使是站在千人萬人中,最注目的還是他。冷清的眼神,唇邊若有若無的笑意,僅是這樣靜靜地站著,足以吸引所有人的視線,自然,也包括我。



第二次見他的時候,他正靠在湖邊的柳樹下,不知道在想什麽,我趴在一旁的柏樹上,看著他至少有一個時辰了,他還是那樣站著,一動不動。



“喂,你在想什麽?”忍不住地,跳了下去,靠近他,伸手在他眼前晃動著五指。



他似乎被我嚇到了,呆楞地看著我,那個樣子好可愛,好可愛。我撲哧笑了出來,在他臉上戳了戳,“回神啦——”



“義高少爺。”他擡起頭來悠然一笑,“多日不見,你的武藝似乎有所進展了。”



嘖,真無趣,他是故意來調侃我的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因爲我正躲伊角的纏人追蹤而從屋頂跳了下去,將近落地時才發現差點撞上某人,連忙在空中換了個方向,結果人是沒有撞上,但是自己卻狠狠地跌倒——



“叫我義高。”少爺來少爺去的,他叫得不膩啊,我都快聽出耳繭了。



“是的,義高。”他的眼裏閃過一絲我無法辨明的光芒,雖然分不清是什麽意思,但是看到他的笑容我覺得很高興。然後我繼續靠近中,在他溫和的眸光裏伸手握起一縷發絲,故意把玩著,我想看他會怎麼反應,低頭一嗅,大笑,“好香啊——你是抹了什麽上去?”



“這樣做好玩嗎?”他淡淡笑著,一臉的不在乎。



我的笑謔碎裂成滿地的枯枝敗葉。這個人一點也不簡單呐,一眼就看出我是故意捉弄他,試他的反應,一如那時我在大廳裏故意挑起的火線。



鬆開了手,我也倚在一旁的樹下,看著他,如此聰慧的一個人爲何會來淌這次的混水呢?他應該知道我們對他都不懷好意——呃,也許該說另有目的。



低頭,無意中看到了他手腕處的一抹微紅,偷笑,看來他剛才是遇到了夏哥哥了,那個霸道的人是不是方才做過什麽好事呢?所以引起了他的失神。有趣極了,忍不住的想要探聽一下,不過——兩個人都不是那麽好對付的啊,該問誰才好呢。



還想不到怎麽探聽那八卦消息,一聲清脆的嬌斥後,一道冷然的劍光就直沖我手臂劃去,連忙縱身越起。一看是那日守在光身旁的俏麗丫頭,好象是叫明明的吧。她幹嘛突然對我下手啊——



“喂,我哪里得罪你了。瘋丫頭——”主人在此,我不好還手,只能依仗著輕巧的身法避過鋒芒。瞥了一眼站在一旁袖手旁觀的光,好歹你這個做主人的也爲我開口說句公道話吧,這麽莫名其妙的事,誰搞得清狀況呢。



“明明,住手。”



還好,雖然是一臉委屈的模樣,明明還是住了手,只是狠狠地瞪著我,轉身,從袖口拿出條絲帕,拉高光的衣袖包紮起來。哦,原來她也看到了那道痕迹,難道是以爲我做的?!



“喂,光,你這個主人也爲我分辨一二吧。”看到他雲淡風輕地站著看戲我心裏就沒好氣。憑什麽別人的過錯我來承擔呐,可惡的軒轅夏,我恨恨地罵了聲,肯定是那個粗魯的傢夥做的好事。



他徐徐擡眸,淡淡一笑,“有區別麽?”頓時令我氣結。可惡的兩個人,分明就是要我背定黑鍋!!



不過嘛,我軒轅義高可不是那麽好欺負的人呢。看到明明已經退開一步,上前在明明惡狠狠地眼光中拉過光的手,微笑,然後抱起他就跑——



迎風飛馳的感覺的確是爽啊,雖然手上是抱著一個人,但是他的分量竟然輕得不可思議,他都不吃東西的嗎?怎麽會輕到這樣地步,寬大的衣衫掩去了他纖細的骨架,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他會如此的贏弱。



心思正飛快地轉換時,手臂處傳來一股刺痛,雙手無力地垂下,糟糕,會摔傷光的,驚魂未定,躺在我臂彎處的溫暖身影開始動作,光一個翻身靜靜地站在三丈外看著我,

“下次請不要隨意碰我——”



他有潔癖的嗎?原來剛才是他的不滿發泄啊。我呆呆地看著他,問出自己的疑問。



“潔癖?”他反而愣住了,怔怔看著我,半晌才道,“只是習慣問題。”



習慣?一直以來都不會有人擁抱他的嗎?不會有人拉他的手嗎?不會有人和他開玩笑的嗎?“那樣不是很寂寞?”——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心裏如是想,竟無意識地脫口而出。



他望著我,我望著他,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言語,看著他眼裏不經意閃過的一絲迷惑,心裏突然感到一點點的痛楚。



“光,你是姬家的族長吧。”



他點頭。眼裏有著讚賞,呵呵,我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如他所言,既然他是負責軒轅一族族長的決定者,身份定是超于常人。而一貫來,姬家族長都是輔助守護軒轅家族長的,得出那樣結論也就理所當然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或許參加這次的族長選拔不是一件那麽令我抗拒的事。



“你想帶我到何處?”清冷的嗓音帶回了我的注意。



“禁地。”我勾起一抹別有心意的笑容。眼角餘光淡淡掃過一旁走廊的深處,市河的身影頓了頓,在遠處行了個禮,握著菊花的手似乎帶了點顫抖,然後離開。呵呵——你會怎麽做呢?我親愛的亮哥哥。



“那就有勞你帶路了。”光聲音裏隱約藏著笑意。



“奈瀨,好久不見了,我又來玩咯。”飛身撲向正坐在水榭上的那道白色人影,玩性大發伸手攬過她的肩,靠在她耳際問,“你想不想我啊?”



奈瀨無奈地歎氣,撥開我的手臂,“義高少爺,請自重。”



略微停頓,手指尖的觸感告訴我,她又削瘦了,淡淡一笑,“是的是的,軒轅義高前來拜偈聖女。”義高少爺嗎?天知道我有多恨從你嘴裏說出這個詞。聖女?呵呵——聖女嗎?你現在冷然的眸光,清絕的神情,你可知道看在我眼裏有多難過?



曾幾何時,你我疏遠至此啊——



光靜靜地看著她眼裏的疑惑,然後微微一笑,左手捏了個訣,行禮道,“在下姬光,見過聖女。”哦,他知道我是故意爲難他的啊。聖女是我們兩個家族裏一個獨特的存在,她的地位超然,所以在兩個族長前有著很大的威信,但是聖女必須負責守護禁地,此生不得擅離半步。



奈瀨盈盈站起來,右手同樣捏了個姿勢,俯身,“第十六代聖女拜見姬族族長。”



看著那兩個人你拜過來我拜回去的,心裏十分的不悅。搶先在光開口前,拉過奈瀨的手,說:“我們想進禁地,你打開大門吧。”



對視一會,清絕的臉孔點頭,走到水榭的一旁伸手拉下門鈴,飛瀉銀光的瀑布緩緩中分,流水從我們身旁蜿蜒而下,我拉起光的手走了進去。草長鶯飛,潔白的小花在風裏搖曳,悠然淡雅的空氣裏流轉的是微薰的芬芳。



靜靜地躺在一望無際的青草地,光不悅地看著我們交握的手,我轉頭凝望著他,聲音略帶顫抖,“你的手借我握一下好不好?借我握一下好不好?”此時,我不想一個人。光沈默不語看著我,手沒有抽回,那是不是代表著他同意了呢?



另一隻手我掩上自己的眼,天空透明純淨如一汪碧水,如同某個似曾相識的人的眼睛,寬廣無垠的晴空,縷縷流雲幻變無窮。不想再看到如此澄清的景色,也不能再看了。



“其實,我真的不想做什麽族長的。”不知道爲什麽,突然我有了把一切都向他傾訴的欲望。光的手微顫,但依舊沒有任何的聲響,我深吸口氣,繼續訴說,“你一定很好奇吧,爲何我竟能進禁地呢?其實說穿了也沒有什麽特別,因爲聖女是我姐姐,我的親生姐姐。所以,我就必須要成爲下一任的族長。”



一個家族的壯大與輝煌離不開血緣的糾纏,我的雙親在軒轅這個家族裏擁有著最強大的勢力,雖然他們早亡,但餘蔭卻落在我這個一無是處的人身上。我無拘無束的生活是犧牲了姐姐終生幸福換來的。爲了他們,我怎能不與血脈相連的兄弟們去爭那個高不可攀的族長之位呢?



現實往往就是那樣的殘酷。不是我願意不願意,而是必須。沒有什麽好抱怨的,不是嗎?



“如果太在意某件事的話,你會失去自己真正的目的。”光的聲音遙遙傳來,在空寂的山谷悠悠回蕩著。我無法睜開朦朧的雙眼,意識逐漸彌散,是嗎?光,這是你對我的答覆嗎?



醒來時,身旁是薰然的花香,明亮細碎的陽光粉屑落了滿地的燦爛。呿——走得那麽快,都不叫人起來。我悶悶然把頭埋在掌心,一絲淡淡的清香縈繞著,那是你留給我的味道麼?光——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