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縈繞(一)
2009-10-31-Sat  CATEGORY: 文字記憶
Author:司子、佑希、我
Pairing:高永夏、和谷義高、塔矢亮/進藤光
Rating:PG
Warning:接龍的古文,內容人物僅以棋魂角色為投影






一 緣起 by me







固若金湯的高牆環水,富麗堂皇的大宅院,一個家族的興衰,往往掌握在上位者的手中,下任繼承者,萬中選一,才能得到至高無上的權力。





黃昏時分,一抹薄雲橫曳過天際,疏淡清渺,猶如神來之筆。夕陽半臥在山際,大地仍是一片澄亮明朗。



偌大的軒轅府內,樓閣重重,雕廊曲長,庭院深廣。



我坐在涼亭下,看見一個迎面跑向我,氣喘吁吁的少年。剎那間我已經站在距離院門沒有幾步路。



少年其實還算不得少年,他正處於男孩轉向少年的過渡階段,生得小巧玲瓏,可愛至極。



他急匆匆瞄了一眼院門的牌匾“瑞夏閣”,便直奔院內。入了門檻才沖出幾步遠,他腳下一滑,差點摔倒。



“秀英,你急什麼?”



少年被我硬生生扯住,欲張口大罵,聽了我這冷淡得近似嘲諷的聲音,便眉開眼笑,神情極其討好“夏少爺,有大事發生了。”



“這宅院裡會有什麼事是我所不知情的?”挑著眉,隨意拉攏自己被風吹亂的紅髮,有幾分不耐的神情。“我不是囑你不要在院子裡四處亂跑,你怎麽不聽?”



“是義高少爺說府內來了貴客,他為了我們家族帶來一個消息。”少年雖然害怕我生氣的模樣,該辦的事卻是做來有條不紊。



原來有這麼有趣的事情發生,那更是不能少了我的參與,“來人啊!到前廳見客。”







一席白衣,静坐廳前,什麽裝飾也沒有,只用一根頭繩,鬆鬆垮垮地把及腰的黑髮綁在腦後。黑亮黑亮的柔軟光滑段子一樣的瀑布,垂在雪白雪白的衫子上,隨意,靈動。微風吹過,輕輕挑起金色的瀏海,刹那間我彷彿看到了墜入塵世的仙子。



我一進門,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奪人呼吸的景象。



眼前的人,點點星光映在眼底,淡淡揚起笑容說“想必閣下就是軒轅夏了。”



這麼靈動的人兒,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想必大有來頭,否則就是事先做了番調查,因為看他的眼裡,似乎對我、義高、亮,有著一定的了解。



他一點也不在意我那放肆的眼神在他身上流連,轉頭對上兩雙閃著異樣光芒的眼眸,心底冷笑着,原來義高與亮都是與我有相同心思。



“很好,所有的人都到齊了。”眼前的少年待我上座便張口說起他來此地的主要目的。



想不到他的聲音是那麼樣的好聽,清亮、沒有半點雜質。



“我叫姬光,我們一族是負責掌管你們軒轅家族的徽章,這次來的原因是你們的族長決定退隱不再掌管族內大小事宜,而我除了掌管徽章外,你們還得經由我的挑選才能獲得下任族長的職位。”



“憑什麼要我們相信你?”義高還是沉不住氣啊!



說實話,在這個府內這麼久,我只知道族長會有一個徽章,卻不知情居然交接是用這樣子的形式,而他的話,沒有任何理由,就這麼令我相信。



“這個就是你們族長留給你們的信,而我手中這個就是你們軒轅府的徽章-白龍。”



從他手中拿到族長的書信。“親愛的姪子們,姬光他是守護我們家族徽章的守護者,只有在當選族長的那天可以握有徽章,之後仍交由他們一族替我們保管,直到下次交接之際。”



短短的幾句話就隨便打發我們,真是服了那老頭。



事到臨頭我還能說什麼,我們堂兄弟三人交換眼神,除了要取得族長的職位外,更要得到那個靈動的少年-光。







池塘邊,我與光並排而站。



手中的魚杆紋風不動,可是我卻沒有一絲放棄的意思。



“夏少爺,過了那麼久的時間,無魚上鈎,你難道就是叫我來看這個嗎?”



“不急,現在放棄多可惜啊!”身旁的光傳來淡淡的髮香,令我今兒個的心情好得不得了,等一會又如何?



光皺眉“夏少爺,你不裝魚餌,何苦又來等魚?”



“釣魚的樂趣不在得魚,而在這‘等’魚,願者上鈎啊!”光,我想釣的是你這條大魚,難得我能把你找到屬於我的地盤,怎麼能夠隨隨便便就讓你離開。“你自從住進我們特地佈置的縈光居後,甚少出門,難道不會悶得發慌?”



“哈哈哈,夏少爺真是有趣,你找我來就是問我這個?”



看來光是個很聰明的人,如此避重就輕的巧妙回答了我的問題,也明白方才所隱喻的事情,果然是個值得我追求的人。





“怎會。”光笑著說,“你們全都待我為上賓,禮儀周全,怎會怠慢呢。”



我上前一把抱住光,附到他耳邊“光……你真是聰敏的不得了,害我好想把你佔為己有呢”



“夏少爺!”毫不客氣,光一腳踹在我的小腹上,我一個吃痛,退了一步。



“你就這麼對待我?”皺著眉,我實在很不喜歡此時的光,這樣的他讓我覺得有種神聖的清冷。讓人無法褻瀆!



“我當日只說選擇繼承者,我可沒打算連自己也賠進去。”



拍拍光剛留下的灰塵,站直身子,看著光的離去,隱去苦笑,剛剛只記得美人在抱,而忘了美人也是會發飆的,真是我的失算!以我的直覺,光是沒打算賠進來,但不代表不會賠進來。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