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十夜之戀(九)
2009-10-12-Mon  CATEGORY: 文字記憶
第九夜 淡然的氣味



雛菊的顔色很乾淨,透著淡雅的香味,在清晨的塵土飛揚裡顯露著新鮮。

白色的小雛菊飛舞漫天,在四周緩緩散落。對面的人沒有說話,只是緩緩蹲下身,拾起一枝,輕輕吹掉上面的灰,然後去揀下一枝,很是虔誠。他紫色的髮順著耳際絲絲滑落。

他擡起頭,清亮的眼睛望著我,然後溫和一笑,“這花很像你呢。”

淺淺的陽光灑在我們身上,極度溫暖。



佐為有一雙非常漂亮的手指,修長且性感,指間有經年累月握子的繭。

那些充滿力量的棋局,柔韌精確的下子,全來自這雙上天的恩賜。

優秀圍棋手的雙手,而我何其有幸能握著它,感受它燙人的溫度。

尤其佐為本人同他的手一樣,乾淨且漂亮。

他目光堅定,內心散發出的自信常令我為之折服。

我仔細地欣賞著,不自覺貼近他肩膀,後者快速的瞥了我一眼收緊手掌。



不知幾時,天空開始吝嗇的收起溫度,夕陽豔麗而略帶寒冷吸取著我的體溫。

感到一絲寒冷的我,伸出手輕慢穿越空氣中看不見的沈寂,頭顱緊靠在他的頸窩,緊密沒有空隙的接觸在空間中製造一個黑洞,氣息攜著甜蜜噴灑在頸項,引起感官的酥麻。

很多時候,吸取人體最貼心的溫熱,如同吸血鬼對鮮血朝聖的乞求。



手捧著一個青瓷茶杯,溫涼透熱的細緻觸感,恍惚想起這是第一次和佐為靜靜地待在一家店裡。

氤氳的淡煙裡,指尖細細把茶具雋秀清雅的線條,舌尖靜心體味不曾被自己喜愛的茶氣。

一直以來自己,品茶在自己的觀念裡,是一種老人的活動。

如今,看著眼前的他,噙在唇角的笑,徐徐地展開,我似乎有點明白為什麼在這個社會裡,仍有那麼多人喜歡在安靜的地方細細的品著茶。



曾經想過把他的聲音都握在掌中。

那個總是蘊貼的語調,音色裡帶有著奇特的質感,握不住卻想用手指輕輕婆娑,就像杯中清亮又微澀的茶水,透著一股收斂的風骨。

什麼時候開始,習慣了他那一聲聲,一遍遍,叫自己的名字。

是否如同自己,總愛在回頭看見他時,默默地念著“佐為……佐為……”

可能的是,不是名字本身,而在於那一聲聲呼喊的心情……



曾經,自己比賽的日子,緊張地手汗直流,他的笑容也未曾有過半點的清減,反而,比起平常還要堅定地留在那樣溫婉的眉眼裡,不焦不躁、不卑不亢,從容不迫地注視著我。

再後來,得到頭銜的那天,小報記者們沸騰地堵住了我,一定要追問自己的心情。

那雙清炯的眸子靜靜地鼓勵,對著喧囂紛亂的燈光沒有半點的猶豫,語調是那溫軟如玉的聲音:“光,你是我的驕傲。”

原來,所有的一切,他都明白。

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卻能壓住我那顆被紛亂噪音所干擾的心。



無意識地,手流連於青瓷的茶杯回味無窮的觸感,直到被一雙柔軟且靈巧的手接了過去。

“光,這茶杯難道令你想起什麼嗎?看你這麼的喜歡它,簡直都讓我為它感到嫉妒……”

清新和煦如沐春風的聲音,生動而且自在,空氣中泛起一圈圈的漣漪。

指尖輕觸那個人的線條,“我在想……佐為比這茶更加值得品……”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