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十夜之戀(七)
2009-10-07-Wed  CATEGORY: 文字記憶
第七夜 緊握的手



陽光透過雲隙,大刺刺地灑下來,遠方的山頂被渲染得或明或暗。

蔚藍的天空,有一縷雲,沒有一絲風,那雲飄得十分悠閒。

兩山之間,清澈的溪水在石頭上跳躍著,起伏湧動,淌出淙淙的聲響。



沿著河岸邊漫步,像吟唱一首抒情詩,順沿著字裡行間的意境遊走。

佐為化身為牧羊人,斜依著樹幹看著草原上的綿羊。

我湊到跟前,見他瞇著眼睛,彷彿尚未從遐思中醒過來,聽到我的腳步聲一怔。



“光,你來啦!”

“是啊!沒想到你當起牧羊人挺適合的。”

“這裡雖然山青水秀,卻藏匿著許多鮮爲人知的故事。”

順著佐為的手指方向看,在東北處有一凸出的綠洲探入河流中,溪水流到這兒便挽了個結,隨即折轉方向朝著正北歡唱而去。

河灘上盡是細細的沙粒,金黃色融成一片。

“這裡的沙河埋著前人的忠骨。”



在舊有的日本時代,也經歷過嘔心瀝血的戰爭。

在某一年的秋天,幕府武士盤居在京都,自西朝東扇形排開,實施大規模的掃蕩,每到一處燒殺搶掠,慘不忍睹。



在山裡可以清晰地聽到河岸邊人嘶馬鳴,刀光掠影殺聲震天裂地,天撼地搖。

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幾百口人攜兒挽老,路經沙河時,被眼前的慘烈場景驚呆了。硝煙尚未散盡,河岸被煙火薰染得面目全非。

那時的戰爭整整飲下多數人的鮮血。



我好奇地問,“當時犧牲的戰士都埋在那?”

佐為領著我到河岸邊一座小山坡上,坐西面東,墳頭埋沒於荒草叢中,餘留一塊塊的青石條碑,沒有勒刻銘文,石質早已風化剝蝕。

他凝神而幽幽地說,“當地人以爲隊伍上終究會派人來尋覓,他們就用青石條豎在這裡,做個尋物的標誌。鄉親們埋人時,死人之中還有些小戰士,大約十四五歲的模樣,那都是些稚氣未脫的小孩子呀!”

“村裡的婦女和民兵蘸著河水給他們清洗肢體上殘留的血迹,將河水也染成了濃濃的彤紅顔色。新媳婦們都拿出自己結婚時的新被子,一邊流著淚,一邊包覆著烈士的屍體入殯。”



橘紅色的太陽,懸在山巒頂端,西邊的天染成一層層霞光,如血般地燦爛。

眼前的這些無名英雄之墓,裸露在夕陽下,似乎可以清晰地感覺到烈士們的呼吸與心跳。

遠處小山村裡,傳來雞鳴狗吠聲驚醒了一縷縷炊煙,寧靜曠遠的心境,幸福的生活得來不易。

“無名英雄的名字雖然沒有載入史冊,可他們的英雄壯舉激勵著一代又一代。”



一時之間,我的心被壓上了沉重的石塊。

人的生命何其短暫,在那樣的戰事中,多少人活不到老年,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

如今的我,又是何其幸福?



“光,圍棋雖然不如戰爭那樣可歌可泣,但它一直在我們的歷史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佐為,你是不是想說一代留傳一代呢?”我似乎能夠明白佐為講那個故事的理由了。

他一手摸了摸我的頭,另一手緊緊握著我的左手,“你的雙手承載著我們的夢想,背負著教育下一代的目標。”



一來一往,我和他原屬兩個世界的人,究竟是那顆星偏離了軌道,竟是這般熟稔。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