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十夜之戀(五)
2009-10-02-Fri  CATEGORY: 文字記憶
第五夜 美麗的負荷



趴在窗口,任陽光撒在自己額前的金黃色,隨著陽光的光點碎碎落下,鋪滿在自己的身邊。焦灼的樹葉被陽光曬的放肆,看著佐為身上一襲米白的襯衣,感覺空氣似乎不再那麼悶熱。室內奇異的變得濕潤而渾濁,到處泛著點點明亮的昏黃。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物,人是會改變的。那麼我們之間的感覺會不會改變呢?有些東西是會隨著時間逃跑的,十二歲的相識,再來的離別,直到現在的相聚,我們之間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比情人更多?或者本來就是親情的表現?

習慣是一種可怕的勢力,讓自己變得軟弱,停滯不前。

可能的是,每個人都需要刺激。



佐為為腳邊的小貓倒了一杯熱牛奶,試圖安撫牠現在內心的慌亂。

小貓啜飲著牛奶,身上的毛色因長期在外遊走,而顯得有些凌亂,我輕輕撫摸著它的毛,視線在牠和佐為之間滑動,夢裡的一切回憶都有毒,那怕它是罌粟,也甘之如飴。

我看到有人在哭,有人在笑,有人不停的喧鬧。

那些被欲望所控制的野獸們,全都擠到我的眼前,像耶穌被釘在受難的十字架。

我吃吃地笑,“佐為,你說眼前是真實?還是虛幻?”

佐為望著我,他的眼睛是充滿著好奇的,靈動的快速轉動。

許久他像是下了某種決心,用一種亮到彷彿能夠燃燒靈魂的熾熱眼神對著我說:“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我的眼睛有些酸澀,這種近乎告白的話語,沒想到會從佐為口中說出。

我還以為其實任性的人,只有我。

耐不住語氣中的自嘲,“是啊!這一輩子我都離不開你了!莎士比亞說愛情是一個偉大的暴君,每顆心都心甘情願受它蹂躪。感情果然對我們而言是盲目的……”

“不!因為有你,才會有我!”

我的心隱隱約約泛著疼痛,是什麼樣的情形讓他說出這樣的話,什麼樣的付出才令他那麼義無返顧。

我咬著嘴唇壓低視線,“不要太寵我……”


如果他是船,那麼我就是錨,我會習慣依附在他的身邊,不願放棄。

如果他是針,那麼我就是線,我會隨時緊抱住他的胸膛,不曾退卻。



“光,你聽見了嗎……”

佐為坐在那裡,向著我微笑著,“聽見,落子的聲音了麼……”



我不明所以的望著他,看到他手指向陰暗的角落裡,似乎有二個人在對奕。

我不知道那是誰,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似乎是一個小男孩,一手緊握著黑色的棋子,一手努力想要將棋子放入口中。

“那是塔矢的小時候,對面正坐著是塔矢名人。”

一個從小就沒有玩具的孩子,有的只是白子與黑子。父親也不常在身邊,偶而流露出的慈愛,也只是因為孩子的圍棋天賦。

“圍棋是塔矢名人的孩子,是他的一切。”

“佐為,我忽然覺得自己何其幸福……當我們半身躺進棺材裡,才驀然回首自己錯過了什麼,又能留下些什麼……”


“其實他依舊是幸福的,至少他沒有在圍棋裡迷了路,他還有你這個夥伴,一起下棋,一起爭執。很多時候,人只需要一點點感動就夠了。”

是的,對我來說,塔矢亮是塔矢名人的驕傲,是他生命的延續,而我又何德何能,能夠遇見這樣的一個他?

圍棋不是一個人就可以下的,神之一手是靠二個人同心協力完成的。



“光,你有一雙明亮的眼睛,裡頭滲透著生命的光彩;你有一個強健的體魄,昭示著你母親對你的細心呵護。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寶,是年輕的,是柔韌的,是一朵盛開的薔薇。”

上帝用七天時間創造了一切,稱光爲晝,稱闇爲夜。

上帝目光很冷,彷彿能把人的血凍結。

他用那堅定的聲音輕柔到苛刻,“每個人類都是我的孩子,你們無權要求我給予你們什麼,你們只能接受我願給予你們什麼。”



想起母親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牽著自己的手,用一種神奇平和人心的力量對著我說:“小光,你是個早産兒,差點夭折。但是,我願意相信,你是上帝送給我的禮物,我一定要好好的將你養大。雖然你很調皮,功課也不是挺好,但我相信,不管你遇到任何困難,你都能夠克服。身為一個職業棋手,我不知道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可是我知道,那是你所選的路,這是一種很殘忍的指控!但是,你必須接受,因為你是我的孩子……”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