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十夜之戀(四)
2009-09-26-Sat  CATEGORY: 文字記憶
第四夜 平淡的幸福



炊煙四起,青蔥翠林隱隱綽綽,看著四周漸行漸遠的景致,感覺著車輪的飛馳,我默默的注視著泥濘的路面上兩行濕潤的軸痕。

握緊手中的棋子,我使勁攀爬在後窗玻璃上,望著曾經那麽鮮活得存在自己眼中的事物,漸漸退後,直至消失。稻麥的金燦,溪水的清碧,這些依稀的片斷會慢慢在心底發黃,糜爛。



早上,去機場接韓國來的棋手,也包括了那個曾令自己傷心的高永夏,看著他高傲的表情,想著他在韓國開始有了成就,每個人在自己的生活裡,漸漸脫軌,漸漸迷失在圍棋的格子裡。

圍棋?我不懂,也不需要,更不想離開,因爲自己在裡面很快樂,也很幸福。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心中盤繞著,這種奇怪的感覺我不懂,只記得許久以前,喝過一種茶,澀澀苦苦的,是叫烏龍吧,至今難忘,因此,自己在今天勝了高永夏,一併帶走了。



所有的人都是過客。來的時候帶著行李,走的時候還是帶著行李,行色匆匆,什麼都不留下。我也一樣,在別人的生命裡來來回回,不爲什麼人停留,什麼人也不爲我停留。

仰頭看著佐為寧靜的微笑:“你是不是有一天仍舊會離開我?”

“小光,我們現在這樣子不是很好嗎?”

我拚命地搖著頭:“不好,一點都不好,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麼的不安……”

隔了很夕聽到佐為嘆息的說著:“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樣也強求不來的……”

我不懂,也不想懂,為什麼要說這樣子的話,現在的生活不是很好嗎?還是老天不喜歡我幸福?難道佐為連入我的夢也是種痛苦?



童話世界裡總有最美好的一段文字,世俗的人們難以忘懷它一瞬間的優美,運用到現實的話是很空洞。散發著淡淡的憂鬱味道的我努力張著眼睛,清澈透亮的眸子緊緊盯著佐為,像是要把他刻進自己的骨子裡一樣。

向天望去,天空的藍色漸漸稀薄,陽光有些悶熱。猛然意識一件重要事被我的匆忙地遺忘,是不是所謂的幸福,就是永遠都不知道真正的幸福究竟是什麼樣子?



回過頭的瞬間,我忽然覺得現在的自己真的很幸福,如果不去考慮現實生活的話……人都是摸索著走,才能走到走廊的另一頭,我靜靜地坐在佐為對面,看著他的手緩緩的撫在琴上,一點一點的空氣中也瀰漫著甜美的音符。



謎樣的茶屋猶如大海中漂浮的一葉小舟,忙裡偷閒的人們到那裡爲的是尋覓靜謐與救贖。在那樣的店裡,音樂和鮮花是是必不可少的,以古典爲美,曲以悠揚典雅,花則清芬馥鬱。坐在窗邊,看著窗外,一樣的位置,一樣的景色,記憶總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時間一長,記憶就會像被蒸餾過的水,變得索然無味,其實不然,記憶只是暫時被時間所塵封罷了,只要一打開記憶的匣子,所有的過去就會像潮水一般一點一滴地浮現。拿起精緻的茶杯,喝一口茶,就像佐為一樣,淡淡的麥芽香,淺淺的玫瑰香遺留在口中。



不知幾時,雪停了,陽光慢慢西落,落花隨風飄揚,佐為倚著樹,我則躺在他的懷裡,閉著眼睛,彷彿在熟睡,前面的小桌上放著兩杯醇香的茶,我睜開眼睛,擡起頭看著他,他淺淺的笑容如同雪後暖暖的陽光灑落在杯子的邊緣。風從四周的空隙間吹來,一根一根地揚起我額前燦金的髮絲,他的溫柔就這樣緊緊的包圍著我。



恍惚間,聽到呼吸與時間旋轉著呼嘯而過的聲音。相似的笑靨,看見的眼中是那一片透明的紫瞳,和深邃且清晰如午夜天空的純色。笑容溫柔而親切,言語緩慢而潮濕,如角落裡生長出的綠色植物,帶著些許夜的曖昧,沿著每個毛孔滲入肌膚。

“小光,睡吧……你在那裡……我就會一直在那裡……”他的手撫過我的眼,撫過我的髮際,我像沉睡在母親的羊水裡頭,飄飄盪盪,沉沉地睡去。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