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十夜之戀
2009-09-20-Sun  CATEGORY: 文字記憶
指定人:IcyRainbow
指定配對:佐光
指定內容:喜劇結局,能讓他們擁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更好,可以讓他們更懂得珍惜對方。



第一夜 紅色的漩渦

做了一個夢。
我看見一個男人坐在櫻花樹下,他溫柔地說:“我是一個活過千年的人。”
男人的長髮鋪陳在他的腰際間,他擁有一頭發亮的紫色長髮。
我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只隱隱約約看到他白晰的臉頰泛出溫熱的血色。
怎麼看也看不出是一個活過千年的樣子。
我不禁想起,我是不是曾認識誰,也是一個活過千年的人呢?
於是,我遠遠地望著他的臉:“我認識你嗎?你好像我記憶中的某一個人。”
男人睜大雙眸,回我說:“你可以靠近看啊!”
在這樣一個奇異的空間裡,我感覺到我渾身動彈不得,連說句話都像是要耗盡自己所有的力量一樣。這樣子的我能夠靠近他嗎?
我暗忖,我是死人?還是活人呢?
一瞬間一個影子從我眼前飄過,那個人似乎手裡還緊握著圍棋。
我努力地發出聲音:你會圍棋嗎?
男人張開看似昏昏欲睡的雙眸說:“會啊,我沒辦法不會呀。”

朦朧間,深褐暗紅從天空暈染開來,空氣中瀰漫著腥濕感令我不適。
迷濛半開的眼簾看見到眼前的那個男人正置身豔紅之中,嚇得迅速擴撐,我驚呼了一聲,猛然的想要奔到他面前,腳卻陷入黏稠之中。
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既真實又超然的情景,想要理出一絲頭緒。
我雙手奮力的抓著自己的黑髮,楞楞的將雙手移到眼前,兩撮濃密的髮絲在顫抖間傾洩,一根根滑落到地板,發亮的黑髮散落在紅色的沼泥,襯得醒目悚然。

“虎次郎……”
“我不是啊!”我拚命搖著頭,眼前的男人額上染紅了鮮血,伸出的手沾滿了暗紅色,我想要後退,卻發現他敏捷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僅一個手掌的距離。
近距離下,我看著那男人像是熟悉又像是不熟悉,我分不清面前的人究竟是不是我熟識的那個?
他的手上有一條小黑蛇盤踞蠕動著,安靜的小黑蛇在剝離男人的手之際,居然蜷曲活躍起來,赤紅的舌信“哧哧”作響。
男人的眼眸迅速染紅,小黑蛇被他吊高垂直探入他鬆馳的口中,緩緩滑入。
小黑蛇最後一絲尾巴沒入後,男人張開享受至極的眼睛,從紫色的頭髮上再撥下一條小黑蛇。
看著那條小蛇滑不溜兒的扭動,驚懼像顆不斷充氣的氣球,瀕臨爆破。
那鮮明映照在他眼眸深處是我害怕的身影,宛如靜止的水突然蕩漾開來,瓦解了水中倒影一般。
男人竟以一種獰笑的姿態將小黑蛇伸向我的嘴……

“呼!這是什麼夢……?”我倏然的驚醒。
這個夢境太真實,墜落的恐懼讓心悸動著,我大口大口吸進氧氣才得以疏緩。
是夢嗎?都是那麼真實,像一條鐵鍊。
一個鐵圈套著一個鐵圈,又冰又硬,打不穿也逃不開……

“他是誰呢……為什麼我會做這樣子的夢?”
窗外的星空依舊明亮,我坐在床上,抱著胳膊眺望樓下的街燈。

然後,太陽從東方升起了。
那是一個又大又紅的太陽。
嫣紅的太陽每天從東方升起,從西方默默落下,靜謐的運轉著,數不盡的日子持續地越過我的生命,昨日取得本因坊的稱號之後,我不知道自己得到什麼,又失去什麼?
站在虎次郎墓碑前,不禁想著,我這樣真的離你近了嗎?

看著看著,墓碑下方,斜伸出一條青莖,昂首向我逼近。
晃然間它已伸展到我胸前,一朵看似正微微歪著頭的細長蓓蕾,欣然綻放開來。
雪白的百合芳香在鼻尖飄蕩,直沁肺腑。
情不自禁仰頭遙望天邊,瞥見天邊不知幾時已孤單地閃爍著一顆拂曉之星。

此刻,我才驚覺:“原來我已真的站在這裡。”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