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絕情花
2009-09-04-Fri  CATEGORY: 文字記憶
(一)

我不能接受你到處留情。---蒲公英



「希文,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光敏放下一顆黑子。
「你下棋就不能專心點嗎?」希文白了光敏一眼也放下一顆白子。
「你只要告訴我,你明天有沒有空?」光敏口氣轉硬的問。
「哎……」要怎麼說才不會傷光敏的心?
「嘆什麼氣,這麼難回答嗎?」光敏心中的不安逐漸擴大。
「明天不行,我媽叫我一定要去參加相親。」希文無奈的回答。
「不要!你明天一定要陪我。」
「抱歉。」希文寵溺地摸摸光敏的臉頰。
「我不能接受你到處留情,就算迫於無奈也不行。」光敏露出了無比悲痛的神情。


(二)

只有外表沒有內涵。---鳳仙花



「和谷,我到底該怎麼辦?」光敏一副快哭的樣子。
「光敏,你應該看開一點的」,和谷表情凝重「畢竟,他是家中的獨子,又是富貴人家,難免會遇到這種情況的啊!沒有強迫利益婚姻,已經算萬幸了吧?」
「這不一樣的」光敏臉色越來越難看「我是死也不會去的。」
「他愛妳,妳是在擔心什麼?」
「你不懂的,他只有外表沒有內涵,他沒有表面上那樣像我一樣愛他。」
「什麼?!他的愛,不夠嗎?」和谷大吃一驚,沒想到光敏會這樣回答。
「沒有人會嫌愛太多,只會不斷地索取。」光敏苦笑。


(三)

我最討厭失敗的膽小鬼。---落葉松



「明明,如果你喜歡的人,嘴裡說著愛你,可是他卻要與別人訂婚,你會怎樣?」光敏輕輕地前後盪著鞦韆。
「嗯……我很難過吧!」明明緩緩地幫光敏推著鞦韆「不過,我想我會誠心地希望他能得到幸福,畢竟愛不是占有。」
「是嗎?」光敏仰起頭看著天上變化萬千的雲一朵朵從面前飄過「我……想我的愛沒有這麼偉大,我沒有辦法……看著他牽著別人的手走進禮堂,而視若無睹的。」
「那……你……」
光敏猛然站起來,對著明明大吼「我最討厭失敗的膽小鬼,就算我再愛他也不行。」
「小敏……」明明痛心地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為了男人而露出痛苦不堪的模樣,想安慰她卻又不知從何著手。


(四)

你這個人真毒辣。---罌粟花



「光敏,等會下完棋,可以一起吃午餐嗎?」希文一把拉住急欲進入棋室的光敏。
「抱歉,我不想影響我的食慾。」光敏欲靜脫希文的手。
「拜託妳可以嗎?」
光敏回頭看著希文「好吧!」心裡還是不忍心啊!

「什麼?你與我吃飯,就是為了拿這張喜帖給我?」光敏聲音不禁提高了起來。
「妳聽我說,我是愛妳的,只是……我不能違背父母的意思。」希文雙眼直視著光敏。
「我不會去的。」光敏偏過頭,想要逃離那個口口聲聲說愛他的人。
「我只是想要……妳的祝福。」
「你這個人真毒辣,是你先背叛我的,憑什麼我要給你祝福?」光敏起身欲離開。
「這是不可能的。」光敏大吼一聲,轉身跑出希文的視線。
「小敏……我知道妳很難過,也知道我的要求是有點過分,可是……我也不想這樣啊~!」希文整個臉埋入手中。


(五)

我從來沒有把你放在眼內。---牽牛花



「光敏,別喝了,會醉的。」和谷一臉憂愁地望著自己的好友。
「我就是要醉,醉死算了,也許……這樣就沒有痛苦」光敏一把搶過和谷手上的酒杯。
「光敏,學會放手吧。這樣會好過點。」
光敏自嘲笑了出聲,「放手?我從來沒有把他放在眼內。」我其實沒有他想的那麼堅強。
「光敏,你不要這樣,你會遇到更好的人。」
「是嗎?就算遇到也來不及了,我已經把所有的愛都給他,收不回來了。」光敏又灌了一杯酒。
「看看身邊的人吧!至少大家都關心你。」而且,還有很多人默默地愛著妳啊!只是,妳的眼中……只有……希文。
「來不及了。」光敏終於醉倒在桌上。


(六)

你已經錯失了一個好機會。---石榴花



「小敏,下盤棋好嗎?你很久沒去我那邊了。」
「好啊!」光敏笑得一臉燦爛,伴隨著夏季的陽光,顯得有些刺眼。

「你最近都和和谷在一起?」希文放下一子。
「是啊!不過與你無關吧?」光敏從棋盤中抬起頭冷冷地看著希文。
「……」
「再說他對我很好,和他在一起又有什麼不對?」光敏輕笑也放下一子。
「我……」希文被堵的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能雙眼直望著光敏,企圖從她漂亮的眼眸中找到些什麼。
「你已經錯失了一個好機會,不會有第二次的。」光敏撇過頭,不想讓希文看到自己眼中不小心洩露的苦澀。


(七)

即使道歉我也不會饒恕你。---荷葉




「小敏,你為何會和和谷……」希文拉著光敏走向棋院陰暗無人出入的地方。
「接吻嗎?」光敏接下他說不出口的話。
「你怎麼可以跟別人?」希文生氣地大吼。
「我跟誰是我的事吧!張希文!」光敏輕蔑地說。
「你……」希文忽然對著光敏的唇吻了下去。
啪!
光敏甩了希文一巴掌「你不要碰我」用手背抹除他的吻。
「你是我的,我不會把你讓給別人的。」希文一手扯下領帶迅速將光敏的雙手綁住,另一手則扯開光的衣服。
「放手!」光敏掙扎地想要逃離希文,殊不知她的舉動更刺激亮想要制服她的慾望。

「不要--」光敏哭叫出聲,卻制止不了希文的惡行。

希文擁著光敏「小敏,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能容忍自己看著你和別人的親密。
「即使道歉我也不會饒恕你。」光敏低聲啜泣偎在希文的懷抱裡。



(八)

我恨你入骨。---連翹



「希文,恭喜你,娶到這麼漂亮又嫺淑的女孩。」何方舉著酒杯向希文道賀。
「謝謝你。」『小敏怎麼還沒來?她明明答應我會來參加的。』希文一雙眼睛四處搜尋光敏的身影。
「是不是在等李光敏?」何方小聲附在希文的耳邊。
「嗯。」

「希文,都是你害的。」和谷狠狠地打了他一拳。
「什麼?」希文訝異的看著一臉悲痛的和谷。
「小敏……她自殺了。」
希文顧不得滿場的賓客,衝出會場,攔了輛計程車,直往光敏的家。
「何方,這是怎麼回事?」
「董事長,我想您先安撫諸位來賓吧」希文應該是不會回來結婚的。何方試著安撫希文父親的怒氣,後面那句話不敢說出口。

「小敏,妳為什麼這麼傻?」希文淚流滿面,抱著已不再溫暖的光敏「妳明知我不能沒有妳的。」
「希文,這是她留給你的。」李母沉痛地看著自己的女兒與希文兩人,沒想到事情會轉變成這樣。



”希文: 
我恨你入骨,所以不要讓我見到你。讓我一個人靜一靜,算是我的任性,對你最後一次的要求,好嗎?
也不要怨我,我無法看著你和別的女子步入紅毯的另一端,甚至愛上另一個人……

送上一束有蒲公英、鳳仙、落葉松、罌粟、牽牛、石榴、荷葉、蓮翹的花。這可是我辛苦為你湊出來的,也許可以算是我給你的祝福吧!

敏絕筆”


「小敏,你好狠」希文自嘲,眼角落下無聲的淚珠「連死的權利都剥奪了。」
引用0 留言2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藍藍(丹) | URL | 2009-09-06-Sun 17:34 [編輯]
好厲害喔羊羊@@
這是依據花語寫出的同人文吧!!!
Re: 沒有輸入標題
留言巧克羊 | URL | 2009-09-07-Mon 21:51 [編輯]
是啊~那時還查了不少資料呢
其實這篇原來是寫亮光的
只是後來我有幾個比較熟的同事會看
所以硬是把它改了人名XD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