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青春
2009-08-27-Thu  CATEGORY: 文字記憶
每個人好像一到某種時令交替時,便踱踱不安的猶如猛獸獵食般,聞到了哪裡可一飽自己口腹之慾的氣味便一窩瘋的跟進分食。

總可以看到滿坑滿谷饑腸轆轆的匆忙,盲目的雙眼,透露出簇擁的喜悅,因為積壓在身體的嘶吼可以在一瞬間被激爆而出,原始動物性的歇斯底里,這是一個允許失態的夜,越是震耳欲聾的分貝越是能代表與族群的水乳交融。

狂亂的夜-聲光音效的點綴加上萬頭鑽動的韻律,急促的延長已逝的韶光之尾。

周助好想遠離不被祝福的城市,過甜的人工味精,煩躁的自己只想多喝些白開水,選擇被冷冽的風告知痲痺的身軀,一場場的網球賽,連續十二場,也真夠受的了。

時間到了,也暫歇息腳步,離開一地搶食的路,竟孤單的另覓一地的大快朵頤,怎也逃不掉哪種動物原始野性。

曾告訴菊丸,至『想到北海道掉一滴淚,弔念過往,迎接新生』,當時的感性,能代表一種豪邁嗎?
也許愚蠢至極,但最終也和菊丸開心的實踐了它。
只因為周助身邊有著菊丸,兩個人的心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是緊貼在一起。




日子很忙,一切對菊丸而言,似乎都尚未就緒,
然而,他們……已經逐漸步出難得有緣人的悸動心情。

在某年的初二,菊丸和周助混亂的單車長途旅行之後……

從小年夜開始,一路與同行旅遊的朋友們說Bye Bye,手塚、乾、桃城和大石等陸續回家過年了,只剩周助和菊丸兩人拎著車袋前往回家的路途。打道回府的前一晚,兩人舒服得騎了一圈,拐進街道裡期待喝一杯熱咖啡暖暖身,是被電影隱喻訓練出的嗅覺或是無意識地漫走,避開了鋪設整齊的磚道來到比鄰的巷弄間,吸引他們的,是這家簡約的店:湮

兩位男主人當日看到他倆的說法:
1. 兩位顧客,一位臉上始終帶著笑容,笑容令整間店都亮了起來,另一位看來嬌小可愛,露出潔白的牙齒,令人看到就覺得心情愉悅。
2. 過年期間,他們本想提早休息,看到他們連忙把已關的咖啡機啟動。

周助和菊丸的想法:
1. 你們的店好漂亮,可以四處參觀嗎?
2. 真想喝杯好喝的熱咖啡。

而事實上,湮在當時正準備商討著要如何結束營業了。

因為客人的到來,兩位男主人暫時收起鬱卒的心情。店裡只有我們四個人,兩杯好喝的咖啡對漂流的旅人是窩心的,周助和菊丸的交談搭配通常是一熱一冷,常常都是菊丸在說,周助笑笑的聽,持續加溫,時間點滴地過,主闆也興致勃勃拿了點心與創意熱飲請他們吃,晨有面面俱到的細心,稙則是大剌剌地可愛,不覺中吐露出人和因素導致準備收店的打算,對於此周助知道他們兩個其實和他們自己一樣,所以周助和菊丸都是給予他們鼓勵。接著,菊丸說出前幾天單車旅行景點的推薦,稙餐飲經驗的分享,並交換著彼此對居住地的印象與記憶,結成了相當不錯的朋友。


然後……

他們……好長時間才會見一次面,卻不忘過年的問候,稙和菊丸都很肯定這是段必須經營的友情,不否認這是一個難得的緣分參雜著異地風情,每次四人一見面,一定聽到最多的就是稙和菊丸的談話聲,周助和晨一抹心意相通的臉色,他們明白不管未來怎麼走、怎麼變,這一段奇緣都已經為他們灑下了網。


放下……

認識晨與稙之後,他們總是自成一個小宇宙的遊樂方式,隨著體驗增加,努力找到根本的快樂。有時一起互相打打網球,雖然每次都是周助和菊丸勝,不過晨和稙也從運動中獲得到健康的身體,有時晨會教導周助泡咖啡的技巧,周助每次都從中學到不同的咖啡泡法,想到滿室咖啡香,每個人都笑了。菊丸偏愛榛果味的卡布奇諾,周助偏愛濃醇的拿鐵,此時周助總會想在咖啡中加辣嘗試,卻老是被菊丸發現,想起來就覺得有趣。

也許,生活就是這樣一點喜悅,一點苦痛,相加在一起,更顯得值得珍惜。
也許,人們就是這樣一點熟悉,一點玩弄,相交在一起,更顯得值得品味。
引用0 留言0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B*URL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