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鏡緣(七)
2010-03-29-Mon  CATEGORY: 文字記憶
「小光,你東西帶全了沒?」看著母親叮囑的模樣,心中不免低嘆一聲,我都幾歲了,別老把我當成長不大的孩子嘛!

「都帶齊,明晚我就會回來,媽媽,您別老這麼擔心,又不是去很遠的地方。」只是去隔壁縣下下指導棋罷了,每次都這麼擔心。

「我……路上小心……」母親一副欲言又止,我知道我太衝動說出傷害她的話。

自從當上職業棋士之後,很少再與母親有深入的交談,總認為自己已經長大,足夠照顧自己,不再是她羽翼下的幼鳥,和母親間的對話,也僅剩淡薄的問候語,母親濃厚的失望,只顯示出我的無情與無奈……

「媽媽,保重身體,別累壞自己,我會自己照顧自己的。」自己何嘗不想再回到小時候,依偎在媽媽懷裡,但心中那股催促自己不斷前進的聲音,是沒辦法停下來的……

人越是長大越不想與親人分享私密的心事,總認為自己的事自己解決,與親人反而日漸疏離……「家」殘餘的只是一個居住的地方,連避風港也談不上……

母親的懷抱、母親的關愛、母親的付出,好似永遠只能默默存在背後無見光之日……

心中的煩悶、工作的疲累、人際的相處,不願傾吐,自以為體貼,其實是最傷人的利器……



他為什麼要那麼對我?故意的嗎?

雙唇接觸的一刻,我腦子一片空白,那就是所謂的吻嗎?

是抱持什麼樣態度吻我?一時興起?

他的長相與我這麼相似,性情為何差距如此遙遠?

他曾被人傷害過嗎?不然,他的言語為何總是帶刺?

眼神的冷漠、語氣的輕佻,是他防備的保護色嗎?

不喜歡他像帶刺的玫瑰,想要撫平他眉間的冷酷;

不喜歡他總是冷眼看世界,想要溫暖他寒冷的心。

世界並不是都是醜惡的啊!他怎麼那麼執著?

是否因為彵久待冷冰冰鏡子裡的緣故?抑或那真是他的真性情?

世間的溫情,他視若無睹?世間的可愛,他以為假相?

不曾想過要改變誰,可看他如此,我只有滿滿的不捨……

若能一點一滴的融化他的雪,我希望傾注自己所有的火焰來燃燒他……

也許是飛蛾撲火……

也許是粉身碎骨……

我亦無怨……
引用1 留言0
鏡緣(六)
2010-03-25-Thu  CATEGORY: 文字記憶
朋友?是什麼東西?

友情?我嗤之以鼻!

永遠的朋友?別傻了!最後還不是隨著記憶的流逝,形同過客。

時間模糊長相,歲月淡化名字。

人沒有永恆的朋友,有的只是互相利用的價值。

也沒有真實的友情,有的只是撫平寂寞的工具。

我討厭一副友好的模樣,看不慣笑鬧的臉孔。

一個人的面具,只有越來越厚,越戴越緊,直到無法呼吸為止……

小光,你對每個人都是溫馨如太陽的笑顏,

小光,你對每個人都是真誠如白紙的相待。

你不累嗎?

友誼,當真可以填補你心中的空?

哼!我討厭你,討厭到想殺了你。

和谷他們是朋友?其實也不過是圍棋的附屬品。

佐為他是朋友?其實也不過是利用你完成心願的棋手。

他的嫉妒、他的悲嘆,你可曾見過?

他恨天對他的不公,千年前的輸棋,使他承受莫白的屈辱。

他恨你的天賦,千年的執念,敵不過你今生的光彩奪目。

他恨你的單純,狠不下心對你殘忍。

他恨世間的現實,再次從棋盤上消失。

每個人不過是慾望下的犧牲品。

這樣,你還相信人有所謂的朋友?

為對方赴湯蹈火,換來只是背叛,值得嗎?

為對方兩肋插刀,換來過河拆橋,值得嗎?


「小光,我們是什麼關係?」我想知道你的心究竟純潔到什麼地步!

我想看它染上鮮紅的血,染上闇黑的顏料。

「嗯……朋友吧!」看著你歪著頭思索的結果,我實在想大笑。

「可是,我不想只是朋友。」一個欺身擄獲你柔軟的唇瓣。

要玩就玩大的!

「你……」怎麼被我嚇到麼?只不過是個吻!

看著你緋紅的雙頰,引人想立刻將你揉入骨髓裡……

「為什麼要這麼做?」迷惑的眼神、清亮的聲音,想要試著打破這片悶人的沉默。

「一個陷阱……」一個勾引你跌入萬劫不復的陷阱。

「什麼?」你好似沒聽清楚,一臉困惑的直視著我的雙眼。

「……沒什麼……」小白兔是經不起驚嚇的。

小光,你沒發現嗎?你已經掉進我的陷阱,成為我手中待宰的魚兒。

失去水的魚……是活不久的喔!

我呢!不是吝嗇的人,可也非慷慨的人……

一盆水足夠麼?幾粒魚餌滿意嗎?

我不相信你不懂,試著與我一同遊戲吧!

我可是不喜歡不會掙扎的魚兒喔……
引用0 留言0
鏡緣(五)
2010-03-01-Mon  CATEGORY: 文字記憶
「光,與緒方老師的比賽要加油喔!」和谷拍了光的肩膀。

「我會的,和谷、伊角你們也要加油!」有朋友支持的感覺,真的令我心情頓時輕鬆不少。

從院生時期,一路走來,就是他們倆幫助我最多,帶我去各個圍棋會所磨鍊,克服了我當初面對樁的恐懼,得以順利考上職業棋士,他們著實功不可沒。

尤其和谷還帶我去森下老師的研習會,使我增加更多對羿研討的機會;在佐為離我而去,我心痛到不能自己,根本無法再下棋的時候,和谷的關心及擔憂,明明的憂慮,到後來伊角堅持的那盤考試時未完的棋局,讓我再度發現佐為就存在我圍棋中,那種終於找到的心情,使我有勇氣走回這片天地的一切一切,朋友對於我的意義已經不可言語。

信賴、扶持,失意給予鼓勵,歡喜一同分享,悲苦一起承受,我知道我不是自己一個人在走。

圍棋上的對手,生活上的支助,我喜歡這種純粹單純的友誼。

偶而的吵鬧,我知道這是我們放鬆自己情緒的方式。

所有的種種,絕非建築在功利上,有的只是彼此緊緊相依的關懷。

關心話語不言多,舉手投足已洩露。



「好可惜,跟緒方老師差一目半。」

「和谷,你別老是口無遮攔的。」伊角一臉頭痛地對著我說抱歉。

「走吧!我要吃拉麵」我對伊角笑著表示沒關係,我知道那是和谷特殊的關心方式。

我不會一直讓緒方老師走在我的前方,也不會再為輸棋而心情鬱結,佐為會難過的……

「啊!我要壽司。」

「拉麵……」

「壽司……」

……

「哎~你們兩個,我真是被你們打敗。」伊角一臉無奈的表情。

呵,對於食物我可是和和谷都有異常的堅持呢!好在我們都會體諒,偶而交替食用,也是不錯的選擇呢!可是,今天我特別想吃拉麵,所以和谷……抱歉啦!

「伊角走,別理他。」我一把拉走伊角,先下手為強啊!和谷今天就讓你依我吧……

「等我啊……」



除了我最愛吃拉麵之外,也包含我對佐為的想念啊……那時他就在我身後看著我吃拉麵……

他對於我,不只是朋友……

那段歲月,想忘也忘不了,何況,我一點也不想忘……他對圍棋千年的執著,與我相遇……一幕幕像跑馬燈在我眼前跳躍……

亦友亦師的情誼,近乎親人的情感……其實他是最了解我的人……

失去他,就像失去自己的心一樣……痛……

沒有人可以像他完全包容我的任性、我的缺點……

沒有人可以像他能發掘我的才能……

把我從一個貪玩不識愁的小孩……現在在圍棋上有點成就……

彼此契合的情誼……不是誰能夠代替他在我心中的地位……

如同呼吸……我習慣有佐為的陪伴……如今,什麼都不剩……

幻境嗎?不,佐為是真實存在我心裡……而我,依然努力著……
引用0 留言0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