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鏡緣(四)
2010-02-24-Wed  CATEGORY: 文字記憶
惡魔的犄角露出來了.....。
感到腹部劇烈的絞痛,
淚腺受到壓迫而流出泊泊鹹水。
誰是我愛的那個人?
寂寞的痕跡,
毛蜘蛛在臉頰吐出了絲,
我摸摸她的肚子,嗯,餓了。


我一直以為他是不懂愛情,遲鈍、單純的傢伙,出乎意料他如此了解她對他的感情,是名之為愛情,而非其他。

很多人一生汲汲於愛情,沉溺在它所灑下的網中,動彈不得。也有很多人遊戲愛情,一個情人一個情人的換,不適合嗎?不想投入?被傷害過?報復心態?還是害怕寂寞?

寂寞,它吞蝕人的心靈,迷眩人的感官,逃不出、躲不掉,摧毀人所有的理智。

小光,你真的不怕寂寞麼?圍棋真有充塞著你整顆心麼?值得你意無反顧地投注所有心力?抑或圍棋是連繫你思念他的管道?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你也太傻了。

原來,你也不過和一般平凡人一樣,不值得我寄予期望……

禁不住,興起想要毀滅你的慾望。

看來,事情會越來越有趣啊!

我最喜歡不循常理的事,小光,你是否能走出我精心為你設計的迷宮?

「小光,你願意跟我下盤棋嗎?」看來就用圍棋做為第一個誘餌吧!

「當然好,我正愁沒人陪我下棋,原來你也會下,怎麼不早告訴我?」

小光的笑容仍然這麼刺眼,這條魚果然對圍棋沒有抵抗力,這麼快就上勾……

似乎有點兒無趣,不過,沒關係,上勾不等於釣到……

何況,我的魚餌也不是那麼容易就給你吃去的,我到是要看看你的光芒可以再多刺眼……
引用0 留言0
鏡緣(三)
2010-02-21-Sun  CATEGORY: 文字記憶
「光,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去中國?」明明難掩一臉興奮,燦爛的笑容隨即掛在臉上。

「我昨晚回來。諾,這是給你的禮物。」我一邊解釋一邊跟著明明進入屋內。

好久沒來明明家,自從自己跟著佐為進入圍棋的世界,這似乎是第一次踏進明明的房間。環顧一周,明明的房間依然如往昔,只是架上多了些與我無緣大學書籍。

真沒想到明明真的考上大學,而且,依舊在圍棋社裡努力,看著她為圍棋付出心力,我著實感到高興。

「明明,來下盤棋,讓我看看妳現在進步到那裡?」

「光,你來我這就只想著圍棋嗎?」明明半抱怨的表情真是一點也沒改變。

「沒辦法啊!我最愛的就是它。」這是我唯一能感覺到佐為存在的方式……

「那我呢?」

「……」明明一臉嚴肅,我真是不知該怎麼回答。

我不是不知道明明對我的感情,只是……

我不想、我不願,那種感情不是我能給予的,我對明明的感情不是她對我的那種,我不能傷害她,只能裝做什麼都不懂……

那種羈絆太深太雜,不是我所能掌握的……

對不起,明明。「你仍然是我的好朋友啊!」希望妳能諒解,我不是妳的幸福……

「……下棋吧,光。」

謝謝妳尊重我的選擇,也謝謝妳的體貼,我衷心期盼妳找到屬於妳的幸福,希望我笑容裡的深意,妳能真正明瞭。



路上行人很多,每個人戰戰兢兢地走著,沒有人停下來……在黑暗中摸索,只能往前,不能回頭……

當我選擇踏上這十九路時,就得學會捨棄,捨棄圍棋社、捨棄課業……學會堅強,只有堅毅如石、勇往向前的人,才能存活在這個世界裡,既然邁出第一步,就不該還迷戀路上璀璨誘人的風景。

甩甩頭,我還是擔心明天的棋賽吧!明天可是與緒方老師呢!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抬頭看看天上的星星,佐為,你等著看我踏上巔鋒,站在你面前。
引用0 留言0
鏡緣(二)
2010-02-01-Mon  CATEGORY: 文字記憶
是誰?怎麼長得跟我這麼像?呵~看來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生……

「你是誰?」進藤靠近鏡子在距離一公尺的地方問著鏡中不像自己的自己。

我是誰?一定要告訴你嗎?

「我叫進藤光,你到底是誰?」光口氣有點衝的問著眼前這個笑的很詭異的人。

「我……叫進衛光。」不知不覺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站在眼前像自己的光。

「你怎麼會在鏡子裡?」

是嗎?我在鏡子裡……一會就不是了……

「你……」光嚇的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怎麼?我站在你面前不是比較好說話嗎?」進衛一臉你很笨的表情。

「……」

「怎麼很失望是我嗎?還是……」

「怎麼會,只是我在想我怎麼總能看到不同世界的人?」光忽然露出笑臉。

「你之前見到的是誰?」

「佐為。」光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藤原佐為嗎?」

「你……認識他嗎?」

要告訴他嗎?可是,他們之間的事已經算結束了,多說恐怕無益了吧~「不……」

「是嗎……」或許我和佐為的緣份已經斷了吧!「但是,我至少現在就認識你了」轉念光輕輕微笑。


他還真是開朗個孩子呢~跟我完全不同,但是,為什麼我們會長得那麼像?難道他是我的轉世?!

想起來我也不知自己幾時跑到這面鏡子裡的,好像是為了躲避某個人吧!或者只是在躲避自己?

這些日子以來,在鏡子裡看著來來去去的人們,他們看不到我,我就只是個單純的”鏡子”,在世間漂流--

人間的悲苦喜樂對我來說不過就是一齣齣的鬧劇罷了,沒有什麼值得留戀。

曾經一個女子天天對著我以淚洗面,哀嘆地訴說著她老公背叛他的事實,真可笑,那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這有什麼好說的?

曾經一個小孩天天抱著我到處跑,說我是天下最漂亮的”鏡子”,他要拿給每一個人欣賞,結果他自己最後還不是把我丟在一邊。

曾經一個男人天天擦拭著我,感嘆地說我是他的情人,笑死,”鏡子”也可以當情人嗎?

曾經一個女人天天拿著我照,幻想自己是世上最美的女子,哼,她以為她是白雪公主,還是西施、楊貴妃?真不是普通的自戀。

看遍世間多情人與無情之人,為了別人哭、為了別人笑,其實所作所為還不是為了自己,想要自己有個地位、有個依靠……

此刻的他,看得到我,他是否也只是茫茫人海之中,無知的人類之一?或者是特別的?

看最後是誰改變誰,想到這裡,心裡的愉悅已經忍不住地排山倒海而來了……
引用0 留言0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