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 只為找到自己
A Room of One's Own
十夜之戀(四)
2009-09-26-Sat  CATEGORY: 文字記憶
第四夜 平淡的幸福



炊煙四起,青蔥翠林隱隱綽綽,看著四周漸行漸遠的景致,感覺著車輪的飛馳,我默默的注視著泥濘的路面上兩行濕潤的軸痕。

握緊手中的棋子,我使勁攀爬在後窗玻璃上,望著曾經那麽鮮活得存在自己眼中的事物,漸漸退後,直至消失。稻麥的金燦,溪水的清碧,這些依稀的片斷會慢慢在心底發黃,糜爛。



早上,去機場接韓國來的棋手,也包括了那個曾令自己傷心的高永夏,看著他高傲的表情,想著他在韓國開始有了成就,每個人在自己的生活裡,漸漸脫軌,漸漸迷失在圍棋的格子裡。

圍棋?我不懂,也不需要,更不想離開,因爲自己在裡面很快樂,也很幸福。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心中盤繞著,這種奇怪的感覺我不懂,只記得許久以前,喝過一種茶,澀澀苦苦的,是叫烏龍吧,至今難忘,因此,自己在今天勝了高永夏,一併帶走了。



所有的人都是過客。來的時候帶著行李,走的時候還是帶著行李,行色匆匆,什麼都不留下。我也一樣,在別人的生命裡來來回回,不爲什麼人停留,什麼人也不爲我停留。

仰頭看著佐為寧靜的微笑:“你是不是有一天仍舊會離開我?”

“小光,我們現在這樣子不是很好嗎?”

我拚命地搖著頭:“不好,一點都不好,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麼的不安……”

隔了很夕聽到佐為嘆息的說著:“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樣也強求不來的……”

我不懂,也不想懂,為什麼要說這樣子的話,現在的生活不是很好嗎?還是老天不喜歡我幸福?難道佐為連入我的夢也是種痛苦?



童話世界裡總有最美好的一段文字,世俗的人們難以忘懷它一瞬間的優美,運用到現實的話是很空洞。散發著淡淡的憂鬱味道的我努力張著眼睛,清澈透亮的眸子緊緊盯著佐為,像是要把他刻進自己的骨子裡一樣。

向天望去,天空的藍色漸漸稀薄,陽光有些悶熱。猛然意識一件重要事被我的匆忙地遺忘,是不是所謂的幸福,就是永遠都不知道真正的幸福究竟是什麼樣子?



回過頭的瞬間,我忽然覺得現在的自己真的很幸福,如果不去考慮現實生活的話……人都是摸索著走,才能走到走廊的另一頭,我靜靜地坐在佐為對面,看著他的手緩緩的撫在琴上,一點一點的空氣中也瀰漫著甜美的音符。



謎樣的茶屋猶如大海中漂浮的一葉小舟,忙裡偷閒的人們到那裡爲的是尋覓靜謐與救贖。在那樣的店裡,音樂和鮮花是是必不可少的,以古典爲美,曲以悠揚典雅,花則清芬馥鬱。坐在窗邊,看著窗外,一樣的位置,一樣的景色,記憶總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時間一長,記憶就會像被蒸餾過的水,變得索然無味,其實不然,記憶只是暫時被時間所塵封罷了,只要一打開記憶的匣子,所有的過去就會像潮水一般一點一滴地浮現。拿起精緻的茶杯,喝一口茶,就像佐為一樣,淡淡的麥芽香,淺淺的玫瑰香遺留在口中。



不知幾時,雪停了,陽光慢慢西落,落花隨風飄揚,佐為倚著樹,我則躺在他的懷裡,閉著眼睛,彷彿在熟睡,前面的小桌上放著兩杯醇香的茶,我睜開眼睛,擡起頭看著他,他淺淺的笑容如同雪後暖暖的陽光灑落在杯子的邊緣。風從四周的空隙間吹來,一根一根地揚起我額前燦金的髮絲,他的溫柔就這樣緊緊的包圍著我。



恍惚間,聽到呼吸與時間旋轉著呼嘯而過的聲音。相似的笑靨,看見的眼中是那一片透明的紫瞳,和深邃且清晰如午夜天空的純色。笑容溫柔而親切,言語緩慢而潮濕,如角落裡生長出的綠色植物,帶著些許夜的曖昧,沿著每個毛孔滲入肌膚。

“小光,睡吧……你在那裡……我就會一直在那裡……”他的手撫過我的眼,撫過我的髮際,我像沉睡在母親的羊水裡頭,飄飄盪盪,沉沉地睡去。
引用0 留言0
十夜之戀(三)
2009-09-24-Thu  CATEGORY: 文字記憶
第三夜 勇敢的前進



我不知道自己怎會如此執著於圍棋,或許全都是佐為的功勞吧!只有他能給自己深邃閃亮的雙眼,當自己膽怯時,會有那麼一雙手推著自己前進!他是不同於一般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棋手,甚至遠古至今的男性也不會有一個與他相仿。他活得如此不干擾世界,也不受世界干預。



恍然想起不知聽誰說過:“有一種生活在南方的鳥叫做鳳凰,牠從來不會老。除了最精緻,最稀有的水果之外,從來不碰任何食物,而且牠只喝最清澈的泉水。”



我想佐為就是那樣的人,他從不會為了什麼而捨棄他最愛的圍棋,那怕被人陷害,他也依舊堅持著。



我想起了小時鄰家種了一大片開滿圍牆的扶桑花,艷紅而且瑰麗。我最喜歡將花蕊黏在鼻端,那時兒時的玩伴明明,她總是將花戴滿頭髮說:“我長大要當小光的新娘。”

我還記得我笑著回答:“為什麼選我?”

看到明明一臉燦爛的微笑:“你就是我的國王,國王只能有一個,一但我有了國王,我就有國家以內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我的。”



慢慢長大,我開始相信人生中應該有屬於自己的國王,只是我的國王必然不同於她的國王。從我遇上佐為後,踏上圍棋之路,我和她的距離也就愈來愈遠。雖然曾擁有的世界沒有不同,可未來卻也慢慢地在改變。



她不在是圍繞在我身邊的那個小女孩,她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別人的妻,別人的母親。

在我身邊的曾幾何時由佐為所取代,我偎著佐為,看著他的容顏,我相信他是鳳凰,他是屬於我的鳳凰,我們一起走過的歲月,無法抺滅,我們再度相遇的夢境,我不願醒來。如果世上的鳳凰必須一再的從火焰裡重生,那麼一定不屬於我們的故事。



“光,我很高興你可以勇敢地面對所有的成功和失敗,而且相信自己的力量,我會繼續活在你的靈魂裡。”

“真的嗎?”雖然我已不在是小孩子,卻還未長到和佐為一般高的高度,微微抬著頭。



永遠對我來說到底有多遠?他只能活在我的靈魂裡嗎?如果那一天,我死去,他是不是陪著我死去?還是依舊是那隻不死的鳳凰?



我伸出雙手,作了一個山的姿勢,他繼續對我講解著古老的棋局,那些他在平安時代下過的棋局,那些他附身在虎次郎身上的棋局。恍恍忽忽,一顆顆的棋子,像是沒聽懂的字串,一聲一聲地擊入我的心臟。



沒有肅然的風,陽光慷慨地在這雪白的世界添加了一些表情,夢中的建築被新建的高樓取代了老舊的瓦屋,繁忙的街道取代了漫天櫻花飛舞的風景。路旁的松牆上的積雪還顯得十分厚重,我把臉貼近了從地上捧起的雪花,把感覺的觸角儘量地伸向這久違的氛圍中去。



“光,世上的雪恆久不變,世界的雨萬年不改。”佐為大大地露出一個純潔的笑容,始終如一。

“嗯。”我的目光仍在那片雪白色的皓雪中逡巡。

“光,來下棋吧!”我沒有應聲,在心底沉靜了多久的聲音,終於又再度響起,由圍棋堆砌起來的那份情感。有多久了,他從屬於我到離開我,到底過了多久?我對他的歸來感到一種莫名的心安,像一個迷路的孩子,終於見到屬於自己的親人,我心中產生了一股久違的甜蜜。



我在夢裡與他重逢,神啊!這次你可不可以讓他一直留在我的身邊?不要再重覆令人心碎無數的重逢與分離。



“佐為,我最喜歡和你下棋了,我要和你下一千局、一萬局,就算那天我會死去,我也要纏著你一直下棋。”



他把那支我還給他的折扇緊緊的握住,默默地替我理好頸間的圍巾,又扣上一粒我大衣上未曾扣上的鈕扣,雪終於還是灑滿了我們的肩頭。

他臉上凝著陽光的暖,蠟封似的,把我出口的話阻滯了。我的心中閃過一個頑強的念頭,他的心將在這一刻彌散在這屬於我夢境的空氣中,永遠地漂浮在我夢中的每一個角落。

佐為,永遠是我的精神支柱。



排成星光的棋子是我的言語,織成宇宙的棋盤是他的心意,交融成世界的是我們的意志,幻化後有個我。



我已不再是那個社會科不及格的小男孩,也不再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大男孩了,我有的是彼此之間緊緊交握的圍棋,透過我的手,下著他的棋,下著我的棋,下著我們的棋。

在夢裡我俯入他的懷中,擁著他,不願讓他看到自己眼中的淚。他的髮似乎又長長了,在他的髮際間留下輕輕的一吻,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棋是屬於我們的!”



從今夜起,我白天持續著圍棋的進步,得到的榮耀只是自己應盡的責任,除了要維護頭銜外,更要加強自己的棋藝,那些曾經擁有的無限溫暖和永遠無法修復的創傷,就讓它隨風而去!等待著我的將是怎樣的一切,都已不在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永不放棄的勇氣,有堅持到底前進的動力!
引用0 留言0
十夜之戀(二)
2009-09-22-Tue  CATEGORY: 文字記憶
第二夜 誰的溫柔

站在京都的偌大城市裡,看見一個男人低聲喃喃自語著。
男人的全身被一件白色的襯衣給包覆住,他手上拿著一把玉做成的蕭和一個被包住的布包。

我變成一個身穿襤褸的人,靜靜地走在熱鬧的街道上,平穩的大道、繁鬧的市景,重複的影像不停的出現在我的眼前,肚子裡響著不合周圍的聲音。
眼前的景物,立於街道兩旁的是一座座裝飾華美的宅院,在盡頭處有一個身著貴重服飾的婦人遠眺著不知名的地方,車子毫不顧忌的穿梭在道路的正中央,我分不清此時是何夕,有京都的繁華,又有平安時代的景物,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這個世界。

男人站在界於兩棟氣派的磚造房屋中間,紅色的磁磚覆蓋在整棟房子的表面,四周種滿了紅紅綠綠的、不知名的花朵。
擡起頭向天望去,藍天被兩旁三層樓高的房子擋去了大半,只留下兩個人步寬的蔚藍狹縫。
他微瞇起眼,細神凝視著橫亙不變的藍天。
彷彿男人是處在與時光隔絕的世界。

“你有食物可以給我嗎?”我走到男人面前問他話,從他的眼睛裡我發現自己琥珀色的瞳孔中泛起一道淡淡的光芒。
他沒有回話,只用沒含著半點溫度的眸緊盯著我的手。
他無言的搖搖頭,手從被布巾包著的布包裡找了一點食物,遞給了我。
“這是要給我的?”我有些訝異地看著面前的男人,輕聲問著。
點點頭,他將食物塞在我手上,轉身就要離去。
“等、等一下……”伸手抓住面前欲離去的他,但在對方回頭看著我時,又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自己也不懂為什麼會突然伸手抓住他。
“我……”望著對方的眼睛,臉蛋不自覺的泛起些紅色。
男人的眼睛是比夜還要更深的黑色,是一種會讓人想深陷進去的黑。

他輕輕搖了我的手,才發現自己原來看著他的眼竟然看的出神了。
用著愉悅的聲音,大聲的對他說:“謝謝……”
他的手覆在我的頭上摸了摸,我看著他的手問:“你是不是會圍棋?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我可以帶你去可以下棋的地方!”
男人點點頭隨之也綻出個溫柔的笑靨。

我帶著男人到一個不到三十坪的屋子,裡頭只有一些簡單的圍棋用具,和幾個正安靜地下棋的人。
他的臉上雙眸銳利,彷彿看到他想要的地方一樣。
“你怎會知道這裡?”這是男人第一句對著我說的話。
“我也不知道,只覺得這裡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我曾經跟著誰來過一樣!”
“原來,你已經忘記了……?”
我注視著男人帶著哀愁的雙眼,顯得有些疑惑,我認識眼前這個男人?
皺起眉頭脫口而出:“你認識我?”視線意外的掃見他袋中看起來還很新的書,似乎是一本寫滿棋譜的書。
我朝著那本書比去,他抽出半截露出袋外的那書,平放在我們面前的桌子上,他的眼神更顯憂傷地說:“是一個孩子的棋譜,我不在他身邊時,我努力幫他記下的。”
“可以借我看一下嗎?”不知道是那個人有那個福氣可以被眼前的男人所疼愛著。
輕點頭,他把書遞給我,看著面前的書,我露出訝異的表情,“這些棋譜……全都是我下的……”
書中每一頁每一頁都記載著我曾下過各種不同的棋局,有跟塔矢下的,有跟緒方老師下的,更有我跟桑原老師在本因坊頭銜賽裡頭下的。

“為什麼?”
“因為你就是那個孩子!被我眷戀著的孩子啊!”他低著頭狀似喃喃自語,卻令我每一句都聽得一清二楚,“那段時間我真的很快樂,我很高興自己能完成神的旨意,讓我看到千年後的圍棋,更重要的是,那段時間讓我明白了除了圍棋之外的東西。”
“是什麼?”我急迫的拉著男人的手。
“不……你慢慢就會了解,我現在不能告訴你……”
“那麼你又為什麼現在在這裡?”
男人搖了搖頭,“不!是你在這裡!”

我朝著他咧嘴一笑,原來他就是我一直想見的人,“歡迎回來!”
我緊緊的抱著他,抬頭望著他,此時此刻他是活生生的在我面前,我不會再鬆手了。

男人的眼突然閃過一絲哀傷的神色,那是一種無人能夠明白的悲哀,輕輕的溜過、不著痕跡,而我在那時也不曾發覺。

他回抱著我,“光,我好想你……”
“佐為……”

男人紫色的長髮隨著風飛起,在我眼前畫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引用0 留言0
十夜之戀
2009-09-20-Sun  CATEGORY: 文字記憶
指定人:IcyRainbow
指定配對:佐光
指定內容:喜劇結局,能讓他們擁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更好,可以讓他們更懂得珍惜對方。



第一夜 紅色的漩渦

做了一個夢。
我看見一個男人坐在櫻花樹下,他溫柔地說:“我是一個活過千年的人。”
男人的長髮鋪陳在他的腰際間,他擁有一頭發亮的紫色長髮。
我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只隱隱約約看到他白晰的臉頰泛出溫熱的血色。
怎麼看也看不出是一個活過千年的樣子。
我不禁想起,我是不是曾認識誰,也是一個活過千年的人呢?
於是,我遠遠地望著他的臉:“我認識你嗎?你好像我記憶中的某一個人。”
男人睜大雙眸,回我說:“你可以靠近看啊!”
在這樣一個奇異的空間裡,我感覺到我渾身動彈不得,連說句話都像是要耗盡自己所有的力量一樣。這樣子的我能夠靠近他嗎?
我暗忖,我是死人?還是活人呢?
一瞬間一個影子從我眼前飄過,那個人似乎手裡還緊握著圍棋。
我努力地發出聲音:你會圍棋嗎?
男人張開看似昏昏欲睡的雙眸說:“會啊,我沒辦法不會呀。”

朦朧間,深褐暗紅從天空暈染開來,空氣中瀰漫著腥濕感令我不適。
迷濛半開的眼簾看見到眼前的那個男人正置身豔紅之中,嚇得迅速擴撐,我驚呼了一聲,猛然的想要奔到他面前,腳卻陷入黏稠之中。
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既真實又超然的情景,想要理出一絲頭緒。
我雙手奮力的抓著自己的黑髮,楞楞的將雙手移到眼前,兩撮濃密的髮絲在顫抖間傾洩,一根根滑落到地板,發亮的黑髮散落在紅色的沼泥,襯得醒目悚然。

“虎次郎……”
“我不是啊!”我拚命搖著頭,眼前的男人額上染紅了鮮血,伸出的手沾滿了暗紅色,我想要後退,卻發現他敏捷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僅一個手掌的距離。
近距離下,我看著那男人像是熟悉又像是不熟悉,我分不清面前的人究竟是不是我熟識的那個?
他的手上有一條小黑蛇盤踞蠕動著,安靜的小黑蛇在剝離男人的手之際,居然蜷曲活躍起來,赤紅的舌信“哧哧”作響。
男人的眼眸迅速染紅,小黑蛇被他吊高垂直探入他鬆馳的口中,緩緩滑入。
小黑蛇最後一絲尾巴沒入後,男人張開享受至極的眼睛,從紫色的頭髮上再撥下一條小黑蛇。
看著那條小蛇滑不溜兒的扭動,驚懼像顆不斷充氣的氣球,瀕臨爆破。
那鮮明映照在他眼眸深處是我害怕的身影,宛如靜止的水突然蕩漾開來,瓦解了水中倒影一般。
男人竟以一種獰笑的姿態將小黑蛇伸向我的嘴……

“呼!這是什麼夢……?”我倏然的驚醒。
這個夢境太真實,墜落的恐懼讓心悸動著,我大口大口吸進氧氣才得以疏緩。
是夢嗎?都是那麼真實,像一條鐵鍊。
一個鐵圈套著一個鐵圈,又冰又硬,打不穿也逃不開……

“他是誰呢……為什麼我會做這樣子的夢?”
窗外的星空依舊明亮,我坐在床上,抱著胳膊眺望樓下的街燈。

然後,太陽從東方升起了。
那是一個又大又紅的太陽。
嫣紅的太陽每天從東方升起,從西方默默落下,靜謐的運轉著,數不盡的日子持續地越過我的生命,昨日取得本因坊的稱號之後,我不知道自己得到什麼,又失去什麼?
站在虎次郎墓碑前,不禁想著,我這樣真的離你近了嗎?

看著看著,墓碑下方,斜伸出一條青莖,昂首向我逼近。
晃然間它已伸展到我胸前,一朵看似正微微歪著頭的細長蓓蕾,欣然綻放開來。
雪白的百合芳香在鼻尖飄蕩,直沁肺腑。
情不自禁仰頭遙望天邊,瞥見天邊不知幾時已孤單地閃爍著一顆拂曉之星。

此刻,我才驚覺:“原來我已真的站在這裡。”
引用0 留言0
薄靄中的風車
2009-09-18-Fri  CATEGORY: 文字記憶
   薄霧滿天,園內的花朵帶著燦爛的笑容迎接著來往的人群。漫步在植物園裡,聽見了鳥兒在上空盤旋著歌唱,聞到了滿地的清香。

                 

   在對面的樹下,好像有一對老夫妻,散著腳步在漫談著,好像有一個很幽默的話題一般,時而聽到那他們傳來喜悅的笑聲。人到老時,追求的境界不同,嚮往的是汲汲於富貴人的閒瑕,不一會兒,看到一群小孩子在相互的追逐著,或許在這個世界上最純真的終究是不問俗事的兒童。

                 

   夏雨落下,為大地帶來一片潮濕的氣息。一代一代的人,猶如林中樹葉,風把它們吹落在地,等到新春來臨之際,樹林又吐出新葉無數,人類也是如此,一代成長,一代消逝。或許許多年後,我也會像老夫妻一般,身邊牽著一個人,二個人在園子裡漫步。我望著天空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人生在世,所想要的也不過就是美好的生活,只是每個人定義不同。

                 

  年輕的生命總是存有很多幻想,希望自己能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看著世界所存在的萬物,一滴晶瑩透徹的露珠,一道從東方升起的朝陽,都能夠給年輕人帶來無盡的想像;年老的生命總有著超然的生命理論,也許不盡正確,至少也是證明自己走過這個歲月。假使人能生出一雙翅膀,不論年老或年輕一樣可以展翅高飛,一圓自己心中的願望,只要自己肯去做。

                 

  待在都市裡太久,慢慢的也就失去了那份純真的靈性,當回到鄉下的那一刻,或者走進城市的郊區,才發覺這一切感覺很熟悉,又有那麼一點陌生。如果此時,我能坐在太陽底下,拿一張躺椅過來曬著太陽,看看四周的美好,更甚者身邊有著一個要好的朋友,一起談天說地,我想,我們的心會隨著空氣裡飄來的暖風飛翔。

                 

  回到小時候待過的地方,一切如同就在昨日,彷彿眼前的景象只是一種幻覺。原來,小時候總是幻想著長大之後,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做什麼樣的事情,或者想著快快長大,在如今看來,自己雖然不過二十幾歲,也是感覺到了生命就是那樣地慢慢的消逝,或許那一天自己會像枯死的葉子,進行著落葉歸根,慢慢在塵土裡被分解。

                 

   在都市裡走著,常能看到打扮著花枝招展的時尚少女,她們宛如一朵朵的鬱金香開放在草地的中央,婷婷玉立,吸引人們的目光。她們也許年紀都還不到二十歲,卻散發著成熟的光彩。來來去去的人群,不知不覺中就會令人迷失方向,那一個人不是從母親的羊水中出生,那一個人不是從地球上消失,時光的消逝,可以讓一切都沉沒。

                 

   極淡的語言,淡得像一幅素描。人與人之間,其實每一句話都很短,短得大多數都沒有逗號。而人們的憂傷及歡笑,都是一絲絲的鑽出來,鑽入每一個毛孔,讓人無處可逃。我、你、她彼此娓娓述說著屬於自己的故事。語調不必急切,心情不必沉重,大家面帶著微笑,輕聲細語地講述這些和那些曾發生的故事。

                 

  在夢中有一個地方,薄霧裡佇立著一個風車,它轉動的聲音伴著我入睡,在人們感歎著時間流逝的同時,它依舊也在不停地轉動。



  每一個故事都在生命裡成型,只是結局尚未來臨。
引用0 留言0
就是愛你
2009-09-16-Wed  CATEGORY: 文字記憶
我們的初識,在中日韓北斗盃上。
初見的挑釁,不否是為了吸引你的注意。

惹惱你,我很開心,
因為這是我對你獨特的表情。

你我第一盤棋,在猛烈的廝殺中落幕。
那時的你,雖輸我半目,卻掩不住你的光彩奪目。

也許,我的心就那樣悄悄地淪陷。


第二次相遇,在虛擬不實的網路裡。
相逢的緣分,我幻想是上天給我的機會。

勾引你,我很興奮,
因為那是我給你明白的暗示。

你我第二盤棋,在彼此成長中劃下美麗的句點。
那次的我,輪我輸你半目,卻化不掉我的澎湃激情。

或許,我的魂就那般急急地交付。


喜歡你,是我最真的抉擇;
喜歡你,是我吃過最甜的糖果;
喜歡你,是我最棒的心情;
喜歡你,是我嚐過最苦的毒藥。

不知道,自己在你心中有多重要。
卻明瞭,你的地位已無人替代。

不抗拒,你的真,你的誘惑,你的笑,你的容顏,
在我面前無所遁形。

要投入,我的情,我的愛戀,我的憂,我的思念,
漂洋過海只寄予你。


再次抵達日本,棋院派你接機,
聽著你清亮的笑語,我能否猜,
你也有點在乎我?

老天憐我這痴情男子,
讓我住進你家,
是否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

清晨的對局,變成最期待的真實;
臨睡前的耳語,化做最動人的音符。


現在的你,就坐在我的身旁,
看著你寧靜的睡臉,我知道我這次真的得到你。

風中的雲,就落在窗的兩側,
望向天的邊際,我知道我們的家就在那裡。
引用0 留言0
妒嫉
2009-09-14-Mon  CATEGORY: 文字記憶
他出現,是不是因為我錯過了?
早知是你,我是夢,就永遠不要醒來。

當慾望變得極為強烈,
我的心暗如夜。

在夢醒的世界我們必得如此,
雖然我沿著夢徑不停地走向你,
但那樣的情感還不及你和他的匆匆一瞥。

見不到你在這沒有月光的夜,
我醒著渴望你。
我的胸膛熾熱地漲痛著,
我的心在淌血。

你留下的禮物,變成了我的敵人,
沒有它們,我或許稍忘片刻。 

花色已經褪去,
在長長的春雨裡,
我也將在孤獨中虛度這一生。

你和社過得如何?
日子是否比起與我在一起單純?
船槳划動,長長的海岸線,
很快地淹沒了你對我的記憶,
像個漂浮的島嶼,
在天空,不在水面。

你和社過得如何?
我失去了靈魂,失去了王后,
連自己也成了階下囚。

日子過得如何?
你快樂嗎?你幸福嗎?
你賴床的時候,他是否會親吻你醒來?
你肚餓的時候,他是否會煮食給你吃?

你現在和社究竟過得如何?
你這位曾是我枕邊的人-光。

愛他嗎?請坦白告訴我,
我的心彷彿被宙斯的韁繩繫在樹上搖搖欲墜。

他有沒有好好寵你?
自石縫中掙扎的草,如今被搗得粉碎。

如何?告訴我:你快樂嗎?

親愛的,為什麼要不告訴我你的擔憂,
我就這麼不被你信任?
我的心受制於天空無形的轉變,
你的心奔馳於渴望自由的森林。

他為什麼要吻你,
只是親吻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一如石塊,
你單純而無法征服,
當他的手緊握著你。
我的心陷入暗黑,
只能看到你的轉身,
在迎向他的時候。

陽光滲入你金色髮絲,
一如倦意在我全部的毛孔裡。
我甚至不知道最後我是否牽過你?

看著你和他的身影漸行漸遠,
我失望,因我只為浪之閃耀著迷,
如是愛戀著你身體的每一道曲線,
卻始終無法征服。

那麼?告訴我:你愛他嗎?
引用0 留言0
螢火蟲
2009-09-11-Fri  CATEGORY: 塗鴨繪本
fire_flies.jpg

是夜
在草地裡發光
以自己的身軀
釀造美麗的孤獨
 
小孩追逐著
寫下一篇篇的童話
 
短暫的歲月中
燃燒
 
留下的
僅是 過客的記憶
引用0 留言0
無題
2009-09-10-Thu  CATEGORY: 文字記憶
「我愛你,留下來好嗎?」

看著跪在地上說愛我的男子,我一臉不屑回答:「愛?有多愛?」

「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哼!「是嗎?那你肯為我死囉!」我笑得一臉燦爛。

「我……」

「回答不出來?我看你的愛也不過如此。」

「……我……願意為你……死。」

又是一個迷失在愛情迷宮裡的白痴,「那你就去死吧!」瞬間他的頭和著血就掉落在我的身旁,我身上也染上了這迷惑人心的血紅,像是翩翩起舞般,跳出動人的舞姿。「這個收藏品的等級雖不算最好,卻也算是高了。」哈!哈!哈!

拎起仍在滴血的頭顱,大步走向森林裡的深處。


------------------------

「一、二、三、四……、七、八、九,加上這一個正好十個。」從鮮紅至墨綠色的髮絲,每一個都是這麼的動人,都是經過我細心挑選出來的。最喜歡他們的眼神,夾雜著愛與悲傷的模樣,無一不刺激我興奮的神經。

回想每一段感情,感覺自己就像儡傀師一樣,遊戲在其中,操控著他們的心智,只給予他們微薄的回應,看著他們乞求愛情的表情,真是有趣,看來我還真是無情呢~而且,我連他們的名字,一個也記不得。



第一個曾說我對愛不認真,
認真,是什麼?我生命裡沒有。

第二個說我只有慾沒有愛,
誰說,愛與慾是對等的?

第三個說我只愛自由,
沒錯,自由就是我的命,束縛是多餘的廢物。

第四個說我只愛自己,
其實,他錯了,我連自己都不愛。

第五個說我有他沒他都一樣,
廢話,對我而言他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第六個說我被愛傷得太深,
謊言,我幾時被這虛幻的愛情困住。

第七個說我貪得無饜,
的確,我連他們的命都不放過,那裡不貪?

第八個說我放手太快,
抱歉,不合即散是我信仰的宗祉。

第九個說我不懂愛情,
奇怪,麵包好吃,他不知道嗎?

最後一個今天對我說,
我連恨都沒有,
聰明,我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一個狀似人的空殼。



你是誰?
我是我自己啊!

姓名為何?
很重要嗎?

請告訴我。
無情是我的姓,虛偽是我的名。

做什麼?
你沒看見我完美的藝術品嗎?

……

你在等什麼?
等下一個---不要命的真實。
引用0 留言0
日落中的孤寂
2009-09-07-Mon  CATEGORY: 文字記憶
  在日落的時分,馬路上的車輛龜速前進,不是不急著回家,而是被困在龐大的車龍裡動彈不得,冷靜下來的餘溫,安慰不了人心,只有綿綿不絕的孤寂。

  人難免會寂寞。寂寞的時候,看什麼都會覺得很傷感。收音機裡歌聲一首一首傳來,輕快、激昂、悲傷……零零總總,心情也隨之起伏。恍惚之間,台北的天空多了許多燈火,那些和我一樣孤零零的街燈。

  沒有人在身邊的時候,會忘了自己說過了什麼,做過了什麼?慢慢的像是被時間凝固在某一個狹窄的空間裡,四周瀰漫著無止盡的冰冷,夾雜著稀薄的空氣,發呆和沉默變成唯一表達自己存在的一種方式。

  走在不知名的街道,吃著不知味的食物,想著身邊曾有誰來來去去,最終剩下的不過是自己而已。內在的基因慢慢發酵成一種疲倦。自己挑戰著對悲傷的極限,任性恣意的讓俗世的悲情氾濫成災,任由淚水在臉頰上游走,然後,再用虛弱的聲音對著空洞無神的自己說著:「這一切不算什麼!我還有我自己!」

  戀愛中的人也不是時時刻刻都黏在一起,自己又何苦為難著自己。人本就是在龐大的寂寞和漫長的等待中生存,只要自己想,寂寞也可以成為一個好朋友。籠罩著自己的不是遺憾的一種,而是另一種休息的態度。沒有人會在此時進入我的心,心底最深處的思念,也會在此時幻化成一個空虛的夢境,記憶不會輸給時間,而是以慢動作的方式溫習著曾經的過往。

  每個即將要下雨的天空通常會先變得陰暗,夾帶一些風,甚至還能聞得到空氣中有些微弱的潮濕味道,因為有這樣的預兆,可以在被淋濕之前思考自己可以去哪裡躲避這場突如而來的雨,或者放縱自己。

  那麼自己是否可以在來去的生命旅程中找到沉澱?在彼此間的悲歡離合得到成長的紀念?
引用0 留言2
絕情花
2009-09-04-Fri  CATEGORY: 文字記憶
(一)

我不能接受你到處留情。---蒲公英



「希文,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光敏放下一顆黑子。
「你下棋就不能專心點嗎?」希文白了光敏一眼也放下一顆白子。
「你只要告訴我,你明天有沒有空?」光敏口氣轉硬的問。
「哎……」要怎麼說才不會傷光敏的心?
「嘆什麼氣,這麼難回答嗎?」光敏心中的不安逐漸擴大。
「明天不行,我媽叫我一定要去參加相親。」希文無奈的回答。
「不要!你明天一定要陪我。」
「抱歉。」希文寵溺地摸摸光敏的臉頰。
「我不能接受你到處留情,就算迫於無奈也不行。」光敏露出了無比悲痛的神情。


(二)

只有外表沒有內涵。---鳳仙花



「和谷,我到底該怎麼辦?」光敏一副快哭的樣子。
「光敏,你應該看開一點的」,和谷表情凝重「畢竟,他是家中的獨子,又是富貴人家,難免會遇到這種情況的啊!沒有強迫利益婚姻,已經算萬幸了吧?」
「這不一樣的」光敏臉色越來越難看「我是死也不會去的。」
「他愛妳,妳是在擔心什麼?」
「你不懂的,他只有外表沒有內涵,他沒有表面上那樣像我一樣愛他。」
「什麼?!他的愛,不夠嗎?」和谷大吃一驚,沒想到光敏會這樣回答。
「沒有人會嫌愛太多,只會不斷地索取。」光敏苦笑。


(三)

我最討厭失敗的膽小鬼。---落葉松



「明明,如果你喜歡的人,嘴裡說著愛你,可是他卻要與別人訂婚,你會怎樣?」光敏輕輕地前後盪著鞦韆。
「嗯……我很難過吧!」明明緩緩地幫光敏推著鞦韆「不過,我想我會誠心地希望他能得到幸福,畢竟愛不是占有。」
「是嗎?」光敏仰起頭看著天上變化萬千的雲一朵朵從面前飄過「我……想我的愛沒有這麼偉大,我沒有辦法……看著他牽著別人的手走進禮堂,而視若無睹的。」
「那……你……」
光敏猛然站起來,對著明明大吼「我最討厭失敗的膽小鬼,就算我再愛他也不行。」
「小敏……」明明痛心地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為了男人而露出痛苦不堪的模樣,想安慰她卻又不知從何著手。


(四)

你這個人真毒辣。---罌粟花



「光敏,等會下完棋,可以一起吃午餐嗎?」希文一把拉住急欲進入棋室的光敏。
「抱歉,我不想影響我的食慾。」光敏欲靜脫希文的手。
「拜託妳可以嗎?」
光敏回頭看著希文「好吧!」心裡還是不忍心啊!

「什麼?你與我吃飯,就是為了拿這張喜帖給我?」光敏聲音不禁提高了起來。
「妳聽我說,我是愛妳的,只是……我不能違背父母的意思。」希文雙眼直視著光敏。
「我不會去的。」光敏偏過頭,想要逃離那個口口聲聲說愛他的人。
「我只是想要……妳的祝福。」
「你這個人真毒辣,是你先背叛我的,憑什麼我要給你祝福?」光敏起身欲離開。
「這是不可能的。」光敏大吼一聲,轉身跑出希文的視線。
「小敏……我知道妳很難過,也知道我的要求是有點過分,可是……我也不想這樣啊~!」希文整個臉埋入手中。


(五)

我從來沒有把你放在眼內。---牽牛花



「光敏,別喝了,會醉的。」和谷一臉憂愁地望著自己的好友。
「我就是要醉,醉死算了,也許……這樣就沒有痛苦」光敏一把搶過和谷手上的酒杯。
「光敏,學會放手吧。這樣會好過點。」
光敏自嘲笑了出聲,「放手?我從來沒有把他放在眼內。」我其實沒有他想的那麼堅強。
「光敏,你不要這樣,你會遇到更好的人。」
「是嗎?就算遇到也來不及了,我已經把所有的愛都給他,收不回來了。」光敏又灌了一杯酒。
「看看身邊的人吧!至少大家都關心你。」而且,還有很多人默默地愛著妳啊!只是,妳的眼中……只有……希文。
「來不及了。」光敏終於醉倒在桌上。


(六)

你已經錯失了一個好機會。---石榴花



「小敏,下盤棋好嗎?你很久沒去我那邊了。」
「好啊!」光敏笑得一臉燦爛,伴隨著夏季的陽光,顯得有些刺眼。

「你最近都和和谷在一起?」希文放下一子。
「是啊!不過與你無關吧?」光敏從棋盤中抬起頭冷冷地看著希文。
「……」
「再說他對我很好,和他在一起又有什麼不對?」光敏輕笑也放下一子。
「我……」希文被堵的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能雙眼直望著光敏,企圖從她漂亮的眼眸中找到些什麼。
「你已經錯失了一個好機會,不會有第二次的。」光敏撇過頭,不想讓希文看到自己眼中不小心洩露的苦澀。


(七)

即使道歉我也不會饒恕你。---荷葉




「小敏,你為何會和和谷……」希文拉著光敏走向棋院陰暗無人出入的地方。
「接吻嗎?」光敏接下他說不出口的話。
「你怎麼可以跟別人?」希文生氣地大吼。
「我跟誰是我的事吧!張希文!」光敏輕蔑地說。
「你……」希文忽然對著光敏的唇吻了下去。
啪!
光敏甩了希文一巴掌「你不要碰我」用手背抹除他的吻。
「你是我的,我不會把你讓給別人的。」希文一手扯下領帶迅速將光敏的雙手綁住,另一手則扯開光的衣服。
「放手!」光敏掙扎地想要逃離希文,殊不知她的舉動更刺激亮想要制服她的慾望。

「不要--」光敏哭叫出聲,卻制止不了希文的惡行。

希文擁著光敏「小敏,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能容忍自己看著你和別人的親密。
「即使道歉我也不會饒恕你。」光敏低聲啜泣偎在希文的懷抱裡。



(八)

我恨你入骨。---連翹



「希文,恭喜你,娶到這麼漂亮又嫺淑的女孩。」何方舉著酒杯向希文道賀。
「謝謝你。」『小敏怎麼還沒來?她明明答應我會來參加的。』希文一雙眼睛四處搜尋光敏的身影。
「是不是在等李光敏?」何方小聲附在希文的耳邊。
「嗯。」

「希文,都是你害的。」和谷狠狠地打了他一拳。
「什麼?」希文訝異的看著一臉悲痛的和谷。
「小敏……她自殺了。」
希文顧不得滿場的賓客,衝出會場,攔了輛計程車,直往光敏的家。
「何方,這是怎麼回事?」
「董事長,我想您先安撫諸位來賓吧」希文應該是不會回來結婚的。何方試著安撫希文父親的怒氣,後面那句話不敢說出口。

「小敏,妳為什麼這麼傻?」希文淚流滿面,抱著已不再溫暖的光敏「妳明知我不能沒有妳的。」
「希文,這是她留給你的。」李母沉痛地看著自己的女兒與希文兩人,沒想到事情會轉變成這樣。



”希文: 
我恨你入骨,所以不要讓我見到你。讓我一個人靜一靜,算是我的任性,對你最後一次的要求,好嗎?
也不要怨我,我無法看著你和別的女子步入紅毯的另一端,甚至愛上另一個人……

送上一束有蒲公英、鳳仙、落葉松、罌粟、牽牛、石榴、荷葉、蓮翹的花。這可是我辛苦為你湊出來的,也許可以算是我給你的祝福吧!

敏絕筆”


「小敏,你好狠」希文自嘲,眼角落下無聲的淚珠「連死的權利都剥奪了。」
引用0 留言2
沉淪
2009-09-02-Wed  CATEGORY: 文字記憶
如果
你我沒有相遇
我是不是
就可以
在灑滿月色的夜晚
沉沉睡去
但 你卻
連我的夢一並占據
給予我
無盡的傷痛
假如

沒有得到幸福的權利

那又何必來到這個世界?



他以為他找到了今生的唯一。
但天上的月始終不是完整,田中的花終有凋零之時。在他發覺之前,絕望的心悄悄地落下,湮沒了他呵護不及的唯一的愛……



此後,他明白一件事,絕不可以主動愛上!
當你比對方早一步愛上,並且愛得比對方還深的時候,就注定了你是這場戰伇中的失敗者!
無論如何,唯有心,不可以輸!



我不是天使

我只是沉醉在大地間的失魂者

我只是一個漫無目的生活的 逃避者
引用0 留言0
終歸平淡
2009-09-01-Tue  CATEGORY: 文字記憶
在世界上
時間是經 空間是緯
細細綿綿地交織出一連串的悲歡離合
層層疊疊地規劃出有規律的陰錯陽差


時光凌亂
文字是心 圖片是靈
鏗鏗鏘鏘地描寫出不規則的緣分
塗塗抹抹地揮灑出極燦爛的色調

當所有時光都已錯過
凌亂的空氣中一定存在著什麽
在葉落歸根 我們轉身之後

緃若年華逝去
雖然不甘
我卻只能含著淚
揮手
與你道別——



當絲絲縷縷的白紗一般的薄霧,從海天一線漸漸飄起,如同蠶寶寶吐絲,千纏百繞而交織成一張遮天覆海的柔軟的網,太陽懶洋洋的懸空高掛在天邊,視線正在被層層疊疊所阻擋著,眼界開始狹窄。

如同置身在夢中一般,真實所見的不再存在,恍然間只剩下自我。

晨昏的鍾聲敲響了──
這是一種以銅為主要成分的金屬合金製成的,一個如燈罩一般的金屬器皿被另一個金屬小錘撞擊後發出的聲響,悠揚而具有穿透力。

站在這片遼闊大海的海岸邊,寧夏看著遠方海與天彷彿密不可分,他們竟只能以分離來作為這一次結局的紀念。在他們生活周遭,有無數為了生存而與大自然搏鬥的勤勞漁夫和農夫,而他們僅以眼前的十九方格廝殺,跨越了平衡卻跨越不了彼此的隔閣。


站在漢城車站前,寧夏拿著相機悄悄地將認真餵食鴿子的小男孩納入鏡頭裡,當快門按下的剎那間,臉上的笑意加深了幾許。他,喜歡圍棋,也喜歡攝影,每到一個地方,他總是在人們不經意間,靜靜地攝下那短暫的感動。

他不記得他回到韓國多久,他只記得他當初是為了圍棋到日本,為了那個在北斗盃裡和他競爭,最終在他眼前落淚的矢月,而待了一段不算短的日子。

初秋的午後,沒有惱人的黏膩悶熱,風帶來涼意的清爽。望著蔚藍天際因微風吹拂而緩慢飄動的絲絲白雲,當清風如撫摸般輕輕的掠過臉龐,寧夏愜意的閉上了雙眼,享受這彷若情人手輕撫般的溫柔。

「小月,我們分離了多久呢?那天的天氣沒有像今天一樣好呢!」不知不覺地喃喃自語。


『小月,妳的圍棋真是愈來愈厲害了,我真擔心有一天我會被你狠狠地拋在後面。』曾經在某次午飯時間,寧夏不著痕跡的讚揚著光的棋藝。
『那是當然的!』當時的她,只是以一貫的燦爛笑容和堅定的信念回答著。
『我覺得妳就像專為圍棋而出生的一樣。』跟著她的眼神,寧夏將視線移回自己眼前的拉麵。
『嗯?』
笑笑的側過頭,隨手拉了拉小月眼前遮住視線的額髮,迎上了她狐疑的目光,寧夏雲淡風輕的回答著:『有妳,真好。』


「天有不測風雲」這話果真說得沒錯,剛剛還豔陽高照萬里無雲的天空,這會說變就變。寧夏瞥了一眼變成陰霾的天空,掛上不知幾時早已學會的疏離笑容,不疾不徐的在街道上緩緩行走著,反正再大的雨他都淋過,現在只是飄著毛毛細雨罷了,還不用著急著要躲,而且以自己的身體,跟本不必擔心會因此而感冒。而且,毛毛的細雨,就像那天的情景。


『寧夏,我們還是分開吧!』
站在細雨中,任那冰冷雨水打在身上,寧夏的心也跟著天氣慢慢的沉重起來。
『為什麼?』
『……』矢月沒有說話,也沒有出現平常令自己心動的明亮笑容,那份認真的表情,讓寧夏以為他們面前彷彿放著一個無形的圍棋。
『小月……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寧夏努力平撫自己當時激動的心情,以平淡的語氣擠出難以出口的話。
『是啊……』
『我們二個……還真的很任性呢……』寧夏最後也只是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彷佛是錯覺,寧夏好像看到了矢月臉上閃過的不捨與愛戀。
『雨淋多了會感冒,回去吧!』丟下了一句話,矢月轉身便離開。
望著那個極為纖細的背影,寧夏感到莫名的痛苦,那個痛輕輕的纏繞著自己的心臟,慢慢的在記憶裡劃過一條傷痕,伸出去的手只能頹然的放下,眼角的淚水消逝在雨中。


坐在圍棋會所裡,呆呆的望著眼前的圍棋,腦袋裡空空的,什麼都不想,也什麼都想。
「小月,現在的自己似乎還沒能從妳離去的記憶中擺脫呢!」不自覺的,笑容中浮現一絲苦澀。


『寧夏,你回來了?怎麼矢月沒有和你一起?』當秀英說出這話的時候,寧夏覺得感覺到自己的面部表情有一絲僵硬,平時掛在臉上的狂妄笑臉,在不知不覺中也消失了,不知道該去那裡找那個狂妄自信的自己,頓時覺得心像被撕開了似的。
『分了!』
看著秀英驚訝的表情,彷彿是玩弄別人的情緒,他不否認自己竟然有一絲快感。
隔了一會,他聽見秀英低低的說了聲:『抱歉。』
說抱歉又有什麼用呢?兩顆曾經緊緊相依的心,再也不會再靠在一起,下次見面就只是單純的對手。
他知道眼前的秀英,被自己弄得讓兩人之間有著一些過份的尷尬,卻也不覺得自己有必要去打破這短暫的平靜。
『寧夏!』在即將分道的街道上,秀英終究打破了沉默。
『嗯?』寧夏看到自己倒映在秀英的眼中自己有多麼迷茫,甚至還有著說不清的哀痛。
『不管結局如何,至少你們曾經努力過。』像是在交待什麽重要的事情,秀英的表情認真而肅然。
一瞬間的錯愕,良久才笑道:『放心吧!我和她都會走到圍棋的頂端。』
『嗯。』只是輕輕的一聲,卻包含了無比的信任,寧夏想,友情果然是最真誠的。


習慣真的害人不淺呢,如果不是因為彼此的習慣不同,又怎麼會分離?
男人與女人,愛情不像加減乘除那麼簡單。
每個男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尊嚴。
每個女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堅強。
自己總是莫名的堅持,她也總是堅持著己見,不知不覺彼此間的爭吵占滿了相處的記憶。


『不要和許高太親密,不要對紀倫露出那樣子的笑容……』
『你不覺得你管太多了嗎?你明知他們都只是我的朋友!』
『朋友也一樣!』
寧夏想起自己當時咄咄逼人的怒視與矢月變形的表情對視,那一瞬間二個人雖然面對面,其實心已在不知不覺中漸漸遠離。
他一直都知道小月的人緣在朋友之間是多麼的好,自己吃的不過是毫無意義的乾醋,可是自己一個人狐獨的站在不屬於自己的國度,總是會想要抓住什麼,為什麼她總是不肯替自己想想。

他一點也不知道其實矢月是多麼希望他可以融進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近在咫只卻像遠在遙遠的韓國。


隨意的拍了幾張照,正打算繼續往前走,卻眼尖的發現了什麼似的,讓寧夏的心跳倏地漏了一拍,緩緩的向步道旁的一顆樹木走了過去,連步伐都可以感覺到一陣陣的輕顫。是小月嗎?她來韓國了?
寧夏笑著,定晴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一個背影相似的女人罷了。忽然覺得……自己的眼角快要如同分離那天一樣克制不了。

遠遠地看著那個人消失在自己面前,天色也漸漸暗了,街燈漸漸亮了。
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笑容,是多麼毫無意義,是有多麼無奈。
其實,人總比自己想像中的,更加脆弱,尤其是獨自一人的時候。
沒有工作的日子,自己的思緒總是會胡亂的飄盪。

「無論什麼時候,對自己最愛的人說出『我愛你』,還是件難以啟齒的事情吧。」
後悔沒有在那天挽留小月,後悔沒有在那天緊抱小月。
所以到了最後,只能後悔是嗎?
應該說可悲,還是可笑?

這個世界上,沒有誰一定要愛上誰。
也沒有誰一定要守著誰。
即使相愛著的兩人,也有無法緊靠在一起的理由。
就算站在眼前,朝夕相處,也沒有辦法能夠猜測對方的想法。
猜著、念著、憶著,他們之間握有什麼?
悲傷、淡忘、捨棄,他們之間留下什麼?
看著自己的手中,空空如也。

愛了,那是兩人的選擇。
錯了,那是兩人的迷惑。
誰也不必怪誰。
風箏的線斷了,飛走了,那麼,就找一個新的吧!
引用0 留言0


Copyright © 2017 A Room of One's Own. all rights reserved.